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是鸡…我的儿子要做鸭
我是鸡…我的儿子要做鸭

我是鸡…我的儿子要做鸭

喔!……用力呀!对!做得好!继续!喔!……我张开眼睛望着在我上面的年轻人说:[为何停下来!刚才做得不错,继续吧!]

  怕怕羞羞的年轻人说:[芳姐!我……我…小急,想小便。]

  我拍拍他的的屁股说:[快去吧!傻子!我等你!……记得洗净龟头呀!]

  这个小子,看来都是初哥来,完事後要给他红包。

  小子从卫生间跑过来,慾想再次从我的两脚中间插入来,弄来弄去,插不进来。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通红,我便起来让他躺下来。慢慢搓揉他的垂头丧气的阳具,睡在床上的小子紧张得扼住两个拳头,又皱纹又眯眼,全神贯注都是想阳具快快再勃起来。我便替他含燃,又舔他的龟头,又吸又吮。

  年轻人始终是年轻人,很快就硬硬的竖起来,我便用口替他再带上安全套,跨在他上面,徐徐将我的小穴套入他的阳具。

  喔!……坚挺的阳具啊!

  我开始上上落落。吞吐小子的阳具。我提起他的右手,要将扼住拳头的手指,逐一扯放,要他放松,让他搓揉我的乳房。

  来吧!搓揉吧!双手一齐来。喔!……我加快速度……继续加深阳具插入的深度。

  喔!……吮!吮我的奶头,像吮人奶一样。小子当然会吮奶!是与生俱来的技能。我弯身向前,让我乳房垂到他的嘴边。

  呀!……不是咬!是吮!喔!……对了!就是这样!……继续……喔!……老娘不是浪得虚名,下盘功夫了得,继续吞吐小子的阳具,再加上我对大奶,处男教授的名堂是实至名归。

  喔!……在悉心教授下,小子表现渐入佳境,勇猛非常,我的快感也开始涌现。

  喔!……小子想玩吗!让你来干吧!我便躺下来,张开双脚迎接他的阳具插进我的小穴。

  哗!……强劲的插入我的深处,令我禁不住叫了出来,小子呆呆的停下来望着我。

  呵!……劲呀!快!快!……在我的鼓励和赞赏下,小子大发神威。

  喔!……呵!……喔!……呀!我要呀!……劲呀!……虽然我的表演都是假的,但我的顾客都接受呀!

  喔!……呵!……喔!……呀!厉害!……不要停!……给我呀!……我看着咬牙切齿的小子,飞快狂抽插的我深处,我继续呻吟来催情。

  喔!……呵!……喔!……呀!……

  小子叫嚷:[呀!……]

  小子就伏在我上面喘气。

  我问小子:[做得好,是不是第一次呀!……表现很好喔!]

  小子笑而不答。没错了!凭我的经验,一定是处男来的。

  我让小子洗净身体,然後送他离开,临走前给他一个红包和一件T恤作纪念。

  我对小子说:[下次你再来的话,我再教你一招半式。]

  小子说:[拜拜!芳姐!我过几天再来呀!]

  送走了小子之後。

  我对我的儿子德明说:[请下一个客人入房吧!]

  德明回答:[妈咪!没有啦!约好的张强同学的爸爸却没有来,我想他不会来了。]

  既然没有来,今晚可以早点休息,我便回去洗澡了。

  小芳是我的名字,年青的时候的我,在内地一间卡拉OK工作,所谓三陪女郎,陪饮陪唱陪上床是我维生技能。後来我被一个台商包起,还跟台商结了婚还生了一个儿子,之後我还带同儿子德明移居台湾。以为从始可以从良,做少奶奶。可是老公因生意失败,烧炭自杀身亡。留下我这对孤儿寡妇,由於老公是自杀,所以连保险金都落空,幸好还留下一间旧房子给我们,总算叫做有瓦遮头。

  了无技能的我,又带着儿子还要继续生活,只好重操故业,便到一间卡拉OK工作,但我的年纪怎可跟那些小妹争生意,唯有留在家里接客。德明是一个孝顺儿子,从来没有埋怨我当妓女,还替我接生意来,刚才那个是德明的学长。我的儿子惯常在别人面前说我是他的姊姊。所以大家都叫我做芳姐。

  虽然别人看我当妓女是下贱的工作,可是我没有介怀,还自享其乐,可能我天生淫荡,没有得做爱那夜晚睡也睡不熟。因此我视职业为兴趣,可惜今晚几个都是初哥,仍喂不饱老娘。

  洗澡之後,我走出卫生间,见到德明已经替我换好床单了。赤裸裸的我坐在床边抹乾双脚,德明替我按摩肩膀。

  喔!……对!对!对!…是这个位置,德明!你的指压真到位。喔!……多舒服!

  喔!……我伸手到背後,摸摸德明的阳具,果然被老娘的喔喔叫弄得高高竖起来。

  喔!……搓揉再搓揉,德明跟我真是有默契,马上脱下裤子,让我的手扼住他的阳具。

  喔!……巨大的阳具啊!明德跟他的死鬼了(去世)的爸爸一样,身怀巨根。我转身扼住明德的巨根吸吮。

  啐!啐!……多美味!挤满我的口腔。

  喔!……我跨在德明的上面,继续吸吮他的阳具,又将我的小穴向着他的脸前,我和我的儿子早有默契,他已经伸出舌头钻入我的小穴,还挑逗我的阴蒂。

  喔!……年纪轻轻的儿子,早已身经百战,完成知道女人的需要,多舒服啊!……喔!喔!喔!……我已经将儿子的巨根塞入我的小穴,禁不住呻吟起来,我的小穴早已经松松了,只有儿子的巨根才可以令我有做爱的感觉。

  喔!……儿子真是明白我的心意,已经弯身起来吸吮我的乳房,闭上眼睛的我已经完全投入。

  呀!……搓得好!抓得猛力,力量适当。

  啊呀!……只有用猛搓才能满足我的需要,因为我已经入神了,只有猛力才可以令我产生快感。

  喔!……吮……哎呀!咬得好!合适的时候来过轻咬乳头。

  喔!……儿子!你真本事!这麽快就送我上高潮,忘我般拚命摆动我的腰臀,我像一个疯妇乱叫起来……呀!……儿子!要……给我……是真正慾情爆发,慾火已经焚烧我的身体。

  啊!……我半蹲起来,身体弯向後,我的双手撑着床上,儿子已经开始发动攻势,向着我的小穴狂插,训练有数的腰力,像安装了弹簧一样。

  喔!……我……我已经高潮再高潮了。儿子慢慢起来,抱着我的双腿让我躺下来,继续用他的巨根推插我的小穴。

  喔!……塞满了我的阴道!…儿子双脚一伸,我就屈曲起来,我用手抱着自己的大腿,坐在我的上面的儿子,向下插下来。

  呀!……取老娘的命啊!真是入心入肺的体位,抽插再抽插,儿子伸脚一撑,在我上面以小穴为轴心180度旋转,头向下脚向天,继续抽查我的小穴。

  哗!……我已经爆发高潮再高潮了,呀!……再撑…180度旋转回覆原状。

  呀!……呻吟的我任由儿子玩花式。儿子又将我的右脚放到他的左肩,侧着身子的我,继续享受被抽插的快感。

  喔!……儿子伸手在我的身下扯拉我的右手,轻轻一拉我就反转过来,伏在床上,小穴仍旧插着儿子的巨根,儿子已经扼住我的腰臀,继续抽插。

  啊呀!……推车般奋勇猛烈抽插我的深处

  哎呀!……扯拉着我的头发。令我产生痛苦。

  好!……扯着我快慰,扯得我兴奋,来得粗犷!来得激情!

  哎呀!……咬紧牙关继续迎接儿子的攻击,爆发的激情,令我忘忧忘怀地呼叫。

  儿子慢慢起来,引令我起来,我双手按着床头,札好四平大马,来迎战巨根的撞击。

  呀!……儿子呀!抱起我的双脚,我的双脚横扣他的腰,这次真的被他插到飞起来,悬在半空的感觉飘飘然。

  喔!……横抱着我,将我抱起来,我奋力摆动下盘,誓将巨根吞下。

  呀!……儿子慢慢躺下来,我已经失控,没法停下来,疯狂地吞吐巨根。儿子也粗暴地向我抽插,互相撞击。

  喔!……我以巨根为轴转身去,面向儿子,继续以高速互相撞击。突然儿子做出拱桥动作,被巨根叉着的我升上半空。

  呀!……喔!……

  经过一轮性慾狂欢,总是要还原基本步,看着儿子在我上面,摆动身体,每一下抽插都插我的小穴的深深处。

  呀!……每一次做爱总要完结的时候,儿子将巨根放进我的嘴里,让我品嚐美味的精液,让我回味有质素的性慾。

  第二晚,儿子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我问儿子:[今晚没有安排客人来吗?]

  儿子说:[这位是何太太,是我们的客人,今晚由她包起了,今晚服侍她一个就可以了。]

  我想跟女宾做,真是第一次,反正打开门做生意,应该来者不拒,可能都颇新鲜。

  我便主动替何太太脱去衣服,安排她到卫生间洗澡。

  我好奇下问儿子:[那里找来的客人呀!]

  儿子说:[是我的同学的妈妈来的,我上次去何同学家里聊时认识的,何生经常外出嫖妓,何太有报仇的想法,以牙还牙。]

  啊!……原来如此!但是……

  此时何太已经从浴室出来了,我便不再追问,上床脱衣服等候她,何太太已经急不及待,上来抓住我的大乳房,搓揉再搓揉。

  呵呵!……我呻吟了几句,是我的招牌呻吟,何太又猛烈吸吮我的乳头,又垂头看看自己的贫乳,暗地里摇头,口中念念有词,她一定是妒忌我的大乳房,我让何太躺下来,主动跨在她上面,垂下一双乳房送入她的嘴里。何太太也主动用双手扼住我的右胸,伸出舌头来舔我的乳头,又再转到我的左胸,继续吸吮。

  喔!……新鲜的感觉。男人跟女人吸吮的方式很不同,感觉别致。突然有人拍拍我的屁股,我回头望望是儿子来了。

  儿子说:[姊姊!让我来吧!请你为何太舔舔小穴!]

  呀!……德明…你都来!何太想我俩一起服侍她。我心中疑惑,可是客人面前,不要说太多了,因为是我的家事。

  我便退身让出位置,儿子已经将他的阳具送到何太太的嘴里,看着儿子的阳具被何太太吹吮,慢慢变成巨根。

  我都是投入我的工作吧了,我用手指将何太的阴唇张开,用我灵巧的舌头在撩动她的小阴蒂。

  何太呻吟起来:[唔!……呀!……]

  我又舔又吸吮她的小穴,已经流出来大量的淫水,儿子便将他的巨根徐徐插入何太太的小穴里。

  何太太受不住儿子的巨根的冲入呱呱叫起来:[呀!……]

  我便跑上前将我的乳房送上,何太也主动抓住我的大乳房,又搓揉再吸又吮。

  而儿子继续抽插着何太的小穴,又伸手撩我的小穴,还用两指抽插我的小穴。呀!……我也兴奋呻吟起来。

  随着儿子加快抽插的频率。何太太便呻吟不停:[唔!……呀!……]

  没空来吸吮我的乳头,只是紧紧的抓住我的乳房。又皱眉又眯眼的何太,怎何能抵挡得到儿子的巨根呢!只可要用呻吟来宣泄慾火。

  儿子将何太抱起来,一个转身就将何太变成坐莲的体位,我便主动舔撩何太的乳晕,硬硬的竖起来。

  何太的呻吟越来越激动:[呀!……呀!……呵!……]

  儿子让我跨在他的头上,舔吮我的小穴,我继续何舔撩何太的乳晕,何太也抓住我的乳房搓揉。

  喔!……我看着何太晃动身体,而儿子也提起下臀向上狂插,拍拍拍!响过不停。巨根如铁棒盘坚硬,狠狠地打入何太的小穴里。

  何太太的呻吟越来越激烈:[呀!……呀!……呵!……]

  经过儿子的抽插之後,何太的身体慢慢软下来,我让她枕在我乳房上,儿子不留情地继续狂插。

  何太太的疯狂地叫:[呀!……呀!……呵!……]

  儿子又一个转身将何太转变了体位,老汉推车,继续推插,我也扼着一双乳房送到何太的嘴边,可是眯眼皱眉的何太,只是吮了两口就没有再理会我的乳房,只挂着乱叫乱喊。我唯有改变策略,吸吮何太的奶头,成功的策略令何太更加疯狂。

  儿子又将何太的一条腿提起,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我便伸手搓揉何太的阴唇,儿子的巨根在我手指间滑动。

  何太太疯狂地叫:[呀!……呀!……呵!……好厉害……呀!……]

  儿子的劲度十足,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处。

  何太太疯狂地叫:[呀!……救命呀!……呵!……好厉害……呀!……我死啦!……]

  看来何太已经高潮再高潮,有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疯狂境界,慾仙慾死,情慾大爆法。

  儿子没有停下来,一手抓着何太的发丝,一手拍打她的屁股,像骑马一样,再加上咆哮,相信儿子想进行最後冲刺。因为他知道何太已经饱慾了,所以想快快完事,保留一点实力下次才用。

  最後儿子将自己的阳具的安全套拿出来,将精液倒在何太的身上,表示已经射出完事了。

  儿子对何太说:[享受吗!…满意我们的性服务吗?]

  何太笑面迎人说:[满意!明仔!你说得对!试过才知道,我现在才明白老何为何喜欢出来嫖妓,实在太刺激了。]

  何太又伸手搓揉我的乳房,露出羡慕的眼光,又大赞儿子的巨根。

  之後儿子送何太离开,临走时还说:[何太!如果何生再想去嫖妓,可以一起来我这里玩。]

  自此之後,儿子就离开校园,不再读书了,反正都不是读书的材料,所谓行行出状元,就让他跟我一起做性服务提供者。

  儿子说:[妈咪!我已经长大了,你可以退休。]

  我回答:[儿子!退休!不要跟我开玩笑啦!这行业,有钱收入,又可以满足自己的性需要。做……继续做……直致无人光顾,到时我可能要出钱去光顾儿子…你呀!]

  儿子说:[好呀!打折给你九折…]

  不是呀!……我是你的妈咪来的最少……都给我五折啦!……亏本呀!……救命呀!……亏…是你欠我的,我不管一定要免费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