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房东铃月
房东铃月

房东铃月

前阵子因原来租屋处房东的儿子要娶媳妇,给我两个月时间搬家,因那段时间工作忙碌,时间有限下所以迟迟未能找到合适的住处,没办法急就章找了个顶楼加盖铁皮屋,因为是公寓,所以不需经过房东家里就可上楼。
--
  铁皮屋共计三个房间,其中一间套房有卫浴的,另两间是雅房,共用外面的卫浴间,加上一张两人坐的沙发及小茶桌的简易客厅,目前无其他租用住户,我就选择套房临时住下来。
--
  租屋时新房东是个老太太,就住楼下,我会在每月中下楼缴交房租。经过三个月,我前往楼下交租时却是一个年纪相仿的小姐开门,聊了一下,她告知原来跟房东没往来的我,竟然不知住楼下的房东老太太因心脏病发已过逝,现在租的房子由她继承,于是我的房东就由六十多岁老太太变成三十出头的貌美少妇。
--
  由于是第一次见面,所以她也想多了解我这个房客,因此我们就多聊一些,原来她大我两岁,已结婚,老公开了一家印刷厂,常驻深圳,没有生小孩,她是独生女,所以继承了房子。
-
-  言谈中我们都觉得谈得很来,几乎是话题不断,聊得相当愉快,相互间就像老朋友一样,她叫我直接叫她「铃月姐」就好。不觉之中已近午夜,因为时间已晚,她要回去她老公住处睡觉,所以结束了我们的第一次相遇。
-
-  过了几日后,下班吃完晚餐回到租屋处,刚洗完澡,穿着短沙滩裤光着膀子在房间看电视,过了一会儿,突然间我被敲门声吓了一跳,因为住了几个月从没人来过。我紧张的问:「谁啊?」一个温柔的声音回答:「铃月。」我几乎是从床上跳起,因为身上仅一件短沙滩裤。
--
  「请等一下。」我赶紧快速套上宽松背心,将门打开问道:「嗨!你好。」只见到铃月那立体美丽的脸上挂着笑盈盈的笑容,手上还拿着一包鼓鼓的提袋,问我想不想吃宵夜。既然有美女送来宵夜,哪有拒绝的道理呢?我们就在卧室外简易客厅并肩坐下,她从提袋中拿出一些卤味,还有一手罐装啤酒,我感谢她的照顾,给我有家的感觉。-
-
  这时我仔细观察了铃月,今天穿着无袖细肩带洋装,展示着她白细皮肤的颈部、性感的锁骨及滑顺的香肩,微微露出的乳沟掩藏着饱满胸部,及膝的裙摆在坐下后缩到膝上十公分,显示着修长的细腿,虽不暴露,但在喝了两瓶啤酒后的我眼中显示着无限的性感妩媚。
--
  家常话说个不停,铃月也喝了第三瓶了,脸上显出了两朵红晕,更显得娇媚无比。我们的话题就慢慢地转到她老公的身上,原来她老公在她结婚后三年多就跟了上游工厂前往深圳设厂,前几年藉着人工优势还算经营得可以,每三个月回来陪她两星期,但随着上游工厂经营的不佳,生意也在打平或小亏状况,回来的时间也变成半年一次。
-
-  她也跟她老公谈过回台湾做,将大陆的生意结束,但她老公舍不得投资多年的心血,也不习惯回台湾后去上班的日子,所以就一直没回来,而铃月姊也过着如守寡的生活。-

-  此时在她的眼神中我已看到了有一丝幽怨,让人不禁的想安慰她,就在我刚说了几句「要放轻松点」、「其实一个人不用煮菜也很好」、「生活自由自在」后,突然从她的眼眶中,斗大的泪水已夺眶而出,我也无意识的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但效果跟我想的却相反。
-
-  铃月转身面对我,搂着我的颈,将她的脸趴在我胸肩上轻声的啜泣起来。我扶着她的肩轻拍着,也不敢再多说,就让此时的无声变成一种氛围,铃月慢慢地也变得无声。
--
  男人跟女之间如果经过了轻微肌肤接触后,那层薄纱好像自然溶解了,男女间特殊的感觉却提升了。铃月慢慢抬起头,微闭着双眼,红润的双唇正好在我眼前,微微翘起,我禁不住地用我微颤的双唇迎了上去,轻轻接触着那柔软的唇。-

-  铃月似乎也在情境中,将她的双唇微微张开,我原来轻触的唇也变成吸吮着上下唇,接下来逐渐变成如野兽般的狂热接吻,将双方的舌互相吸入及深入对方的嘴里,我和铃月都进入情慾的漩涡中。-

-  「嗯……」铃月突然哼了一声,更让我完全失去理智的用双手由抱着背转成抚摸着丰满的胸部,虽然是隔着衣服,铃月那软绵绵的奶子仍陷落在我的手心。-

-  「好软,真的好好摸喔!」我的一只手也转到她背部小洋装的拉链上慢慢将它往下滑,铃月几乎没有反对的意思,仍双眼闭上享受着热情之吻。
-
-  在拉链滑到底部后,小洋装前方也慢慢地滑落,原本微微露出的乳沟变成深邃的溪谷,饱饱胀胀由胸罩包覆着奶子白花花的就在眼前。我轻轻的拨开胸罩的前缘,用手指深入探索,感受到一些小颗粒疙瘩后就再轻轻的往前,中间一颗软中带硬的乳头,伴随着铃月身体的颤动硬了起来。-
-
  「嗯……」铃月从喉部发出长长的声音,身体也不由地扭动,细小的声音传到我的耳中:「摸我……」她的双手也由环抱着我,转为从我背心侧面抚摸我胸前的乳头,我们又陷入更深层的慾望中。
--
  我轻轻的将胸罩扣解开,露出铃月那嫩白的乳房、中间约3公分的粉红色乳晕及些微上翘的乳头。「好美啊!」我忍不住的出声赞美,就将嘴亲吻上它,另一只手轻轻抚着另一边的奶子,铃月也忘了矜持的发出「好棒……好……嗯……嗯……嗯……舒服啊……啊……嗯……嗯……哼……」的呻吟。
--
  原本慢慢轻轻的动作,随着淫吟声更加触发我们原始的本能,相互间迅速将对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脱离身体。铃月下身净空了,倒三角型浓密的阴毛挂在平坦白皙的小腹下方,更显出淫媚的气氛,我的手指也深入到阴道口的那个肉蒂上轻揉着。小月的阴道口早已经湿滑,我揉着阴蒂滑转着,「啊……啊……啊……嗯……嗯……嗯……」从铃月喉部不断地发出淫靡声音。
--
  我的一根手指也深入阴道中一进一出,阴道更是淫水四溢而出,中指及无名指两根进入完全无阻。上面我依然狂烈地亲吻着铃月,「啊……轻……轻点……你这样……啊……嗯……嗯……嗯……」铃月那不清楚但充满挑逗的淫音不断从喉咙深处发出。
-
-  我的无名指及中指微微弯曲,感觉着阴道上方的皱褶处快速的振动着、抖动着,不到一会儿,铃月突然大叫着:「不要……不要……啊……啊……啊……我射出来了……从来没有这样过……」随后全身肌肉收缩,阴道喷出水液,阴道内我的双指被夹得紧紧的还是振动着、抖动着,整个手被不断喷出的体液染得全湿了。
-
-  我减慢抖动的速度变为轻抚,铃月还沉醉在余韵中:「我出来了……我出来了……啊……嗯……」铃月会潮吹,这是我以前就梦寐以求希望能遇到的女人,我终于遇到会潮吹的女人了,我内心是激动的,我的阳具更是涨大挺直坚硬的。-

-  我把铃月的双脚推成大字型,用我坚硬到发麻的鸡巴抵着铃月下面泛滥成灾的小穴,她完全没有拒绝,反而发出细微的声音:「干我……插进来……我要你的……鸡巴……」细微的声音进到我耳中,却如加满油的战斗机引擎声。-
-
  我将鸡巴放到穴口轻磨着,把鸡巴的前列腺液与铃月的淫水混合湿润双方的器官,战斗机起飞了,我将肉棒插入阴道中,「喔……啊……嗯……」小穴已给撑满了,铃月发出不同层次的声音,也让我了解到声音的意义,从刚插入龟头进入阴道口、插入后龟头刮着阴道、完全插入后的饱满的满足感。-
-
  我也感觉到铃月已久未使用的阴道那种紧实感、插入后的包覆压缩感、已经湿润的滑动感。我忘情地抽插着铃月美妙的小穴,铃月也享受着感受,嘴里不断发出浪叫:「嗯……好满……喔……干……干我……啊……啊……太爽了……太爽了……太爽了……啊……嗯……快……用力……伸进去……」过程中抽插的速度不断加快。
-
-  我的鸡巴享受着紧实的穴肉包覆的快感,让我也不经意的说出:「嗯……好棒的穴……我要干死你……爽……爽啊……」我的下体传来一阵舒麻的快感。
-
-  铃月的淫叫声也似乎达到顶点,全身开始紧绷:「出来了……啊……啊……啊……出……来……了……」我的龟头接收到一股热流,将原本也达极限的精门打开了,我赶紧抽出肉棒,大声的叫了一声:「我们一起射吧!」我紧紧抱着铃月,相互间感受着对方的喘息,互相亲吮对方的唇,感受着激情的余韵。
--
  我牵着铃月回到我房间的浴室清理身体,互相将激战后留下的汁液冲净,铃月的头一直没抬起,她的眼睛未跟我相对过,我不知道她在激情后的想法。-

-  在擦乾身体后,我们各自穿好衣服,回到客厅坐下。此时我终于看到铃月有喜有悲的复杂眼神,我也赶紧为我的侵犯向她道歉,但也诉说着我的情不自禁。
-
-  一直到铃月离开前她都没发出过一句话,但我在关门时,看到下楼时的她回眸望了我一眼,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我终于放下心:我们还有继续下次激情的机会。-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