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狗场的女工
狗场的女工
这里先交代一下养狗场里面的简单情况:养狗场的面积不是很大,里面主要有种狗区、母狗区、小狗区和育肥区,另外里面有一间工作人员的休息室兼饲料间,属于公共休息区,就是白天累了没事做就可以在那里面坐一会,还有一间是养狗场那个女工的房间。
-   平时里面只有两个人,一个男的叫老王,是老板的亲戚,不怎么爱讲话,尤其不喜欢跟女人多说话,感觉怪怪的。一个女人是昌平回龙观村的,就叫她王霞吧,因为没有什么文化,孩子又上学,所以来这里工作,基本上一个月回家跟老公孩子团圆一次。
-   而且这份工作也是她托人找的,平时工作非常认真,人也很和蔼,大概三十六、七岁左右,可能是经济拮据吧,穿的衣服很旧,我到厂里以来从来没有看见她穿过新衣服,但是很乾净整洁,是那种典型的贤妻良母型女人。对于这个女人除了声音很好听以外,基本上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
  在养狗场里面女的基本上负责里面的一切事务,比如给大小狗投放饲料、登记母狗的怀孕日期,预产日期,给母狗配种(把母狗放到种狗的小房间里面就可以了)、接产等。男的除了清理粪便以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早中晚给大狗喂料的时候,帮助那个女人做一些事情。女人在中午给狗投放饲料以后会很累,所以一般情况下都要休息两个小时,这时候男的会帮她看一会,其它时间基本是在休息室渡过的。
-   另外交代一下,养殖场里面种狗和其它狗是单独隔离的,那个种狗据老板说是他花十几万元买回来的,说是什么纯种犬,现在忘了他说的名字了,不过根据我的观察,它应该是藏獒和松狮犬的杂交品种,价格应该跟他说的差不多。为什么?因为他配种后的母狗产下的小狗生长速度和肉质等各个方面都很好。
-   回到正题。我来的前一个月,老板的亲戚和我们基本上不说话的,自从老板把这里全权交给我以后,他的话就多了起来,每天上下班的时候都会给我聊上几句,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上下班我给他开门时候最多也就是打个招呼。 -
  为什么我开门?废话,可以这样说,要出入这个厂子必须经过我的同意,否则出事故了我可就完了,就是老板来了也只能等我在里面给他开门,否则谁也进不来。
-   慢慢熟悉了后,我们聊的话就多了起来,天南地北的什么都聊。有一天早上他忽然问我:「厂长(怎么你变成厂长了?因为老板把这里交给我以后告诉他们以后听我的,我可以代他全权处理这里面的一切事情,所以他们都称呼我为厂长了),你是学动物专业的?」「是啊!怎么了?」「你说白人和黑人如果瞎搞了,生了孩子就能看出来了,可是要是肤色一样的人偷情,怎么分辨出来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如果肤色一样的,就要靠DNA检测了。」「哦,那黑人和中国人在一起也会生小孩吗?」我晕,怎么问得乱七八糟的?
-   「当然了,他们都是人啊,都是一个种一个属的,只有不同种属的才不会生孩子的。」「不同种属的为什么就不会生孩子?人和猩猩、猴子是同一个种属的吗?」呵呵,问到我的专业了,卖弄一下:「因为……(此处省略三千字)所以说人和猩猩、猴子即使真的做爱了也不会有小孩出来,那样岂不是天下大乱了?也就是说,人和动物、不同种属的动物之间交配是不会有下一代的。」「那马和驴怎么还能生骡子?」「我怎么跟你说不明白呢?我说的是不同的种属之间,明白了没有?照你那样说,人和狗还能生小人狗了?长着狗脑袋、人身体?你见过这样的动物吗?」「我对种属不是很了解,不过现在搞明白了,呵呵……」他傻笑着回答。 -
  「好了,不说了,你赶紧去上班吧!记得帮那个女的多干一点活,她也挺不容易的。」自从我和梅姐在一起以后,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面,除了每天早晚两趟敷衍的例行检查之外,我基本上不去养殖场里面,找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和她亲热做爱。简直是人间仙境啊!好在这一段时间一切正常。
-   半个月很快过去了,一天中午吃完饭,等她收拾完了我又立刻黏了上去,手伸进衣服里面抚摸那硕大的乳房,感觉乳头一点点的硬了起来,她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了。一只手放开乳房该往下攻,通过小腹很快就抵达黑森林里了,感觉里面湿热的环境,中指籍着体液的润滑很快就滑进了阴道里面。 -
  她已经等不及了,把我的手拿出来就立刻蹲在了地上拉开我的裤子拉链,把阴茎拿了出来放在小嘴里面吸吮得「啧啧」有声,而我也很享受这样的服务,这样的快感。
-   忽然她快速地站了起来整理下衣服,又把我拉了起来,让我自己赶紧把裤子整理好。 -
  「这又是怎么了?」我问。
-   「厂长,有人叫你,你听见了没有?」 -
  「没有啊,你听到了……」还没等我说完,我已经听见有人在叫我了,是养狗场那边的声音,而且非常的急促和紧张。我心一惊,难道出什么大事故了?!二话没说立刻就冲出门往那边去了,刚好看到那个女的正在往我这边一边跑一边喊。
-   「怎么了?快说!」我没有停止脚步,直接往厂区跑去。
-   「种狗!种狗……」妈的,真的出事了,种狗可是十几万的啊?
-   等我冲进厂区到种狗室就看到种狗浑身是血,还在喘着气,在地上卧着舌头伸着。狗但凡受伤了,一件事就是舔自己的伤口,一旦不舔,问题就严重了!当时那个急啊,基本上是喊着告诉他们:其它什么都不管了,赶紧打清水,拿乾净的毛巾,把肾上腺素、消毒药水、消毒纱布和注射器拿进来,然后我蹲下来察看伤情。 -
  查清楚了,一共受伤了六、七个地方,最严重的是前腿下面的伤,差一点就伤及动脉,如果真的那样,神仙也救不了它了。什么也不说了,赶紧救它才是第一位的!一针肾上腺素和地塞米松加抗炎消毒的针剂注入它的体内,另外把清理过的伤口撒上消炎粉,用纱布包好。
-   等一切都处理完了,观察了一下,虽然还是没有精神的躺在地上喘气,但是根据专业知识,我确定这条狗死不了了,于是黑着脸,什么也没有说就到外面狗打架的地方去了。
-   打架的地方所有的狗都还在,在舔着自己身上的血和别的狗身上的血,虽然受伤了,但是伤势不是很严重,唯一严重的是一只狗的耳朵被咬掉了一半。拿出剪刀把坏死的剪掉,涂上消毒水处理了一下就出来了。 -
  「妈的,找死!」突然我骂了一句,回头一看,他们两个早已吓得不敢说话了。
-   「不是说你们的,我是说那只种狗。娘的,跑到育肥区能不打架吗?全他娘的大狗,不打架才怪呢!」解释一下,狗和猪的领地感和等级制度是很强的,虽然圈养的,但是本性是不会改变的,外来的一定要决出高低,否则决不罢休。通常情况下外来的都会被咬伤或者活活地被咬死,所以狗和猪基本上是一窝一起养大、一起出栏。
-   「说吧,怎么回事?否则你们两个不但工作没有了,每人至少要赔偿老板十万元。我不是吓唬你们的,种狗直接十几万,还有耽误了其它母狗配种的间接损失。」「说啊!!」我大喊,把狗都吓得一跳。
-   「刚才我们吃饭过后,在休息就听见狗叫,以为没什么事情,后来听着不对劲了才发现的……不知道它是怎么出来的。」唉,这个女人够实在的,但凭你这一句话我就能立刻让你走人了,你就不能说听见狗叫立刻就出来了?
-   「你们说吧,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老王,你是老板的亲戚,你怎么不上心呢?这回即使你们有亲戚关系恐怕也不好办了,种狗要是死了不说,十万元、几万是肯定要赔了。即使不死,就这种情况你们也要几万元的赔偿。」这确实是实话。 -
  我看着他们,那个女的双腿已经颤抖,老板的亲戚汗也已经开始往外流了,他不停地擦脸上的汗水。 -
  「好好看着受伤的那些狗,尤其是那只种狗,我去配一些药来,看看能不能救活它。」「厂长您快去吧,这里我们看着呢!」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
-   下午我一直在种狗室忙碌,一会测量脉搏一会看体温,一直没有闲着在等待着它还魂,他们两个也一直在种狗室门口等着我招呼。按说种狗用铁链栓在屋里的柱子上,还有房门是不可能出去的啊!原来是铁链长期磨损,加上种狗力量太大自己弄断的,不过房门肯定是他们中午喂狗的时候忘关的,否则狗也出不去。 -
  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它的生命迹像、生理机能基本上稳定了,也就是危险期已经过去了。我起身到外面,发现他们一直站在外面等着呢! -
  「厂长,你看这件事情怎么处理?」老板的亲戚问。
-   「我再想想,你先回去吧!晚上不用过来了。你们吃饭了没?我饿了,要吃饭了,你们也吃饭吧!」吃完饭已经快九点了,告诉梅姐晚上让她自己睡觉,我可能要在养狗场里待一夜了。等我到那里时,发现那个女人没有吃饭,正在哭泣。看见我来了就对我说,她家庭不好,自己和丈夫都没有多大本事,家里孩子还在上学,这个工作是托人找的,很需要钱,而且是无论如何也赔不起的。 -
  看着她哭红的眼睛,我觉得有点于心不忍:「王霞啊,不要哭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我会尽量把狗救治好。放心吧,你的那部份我全部承担了,不会让你承担的,放心吃饭去吧!」「那怎么可以啊?我怎么报答您啊?」「你自己决定吧!怎么报答都可以,现在赶紧去吃饭。」九点多钟她又来了一趟,来看看狗的伤势怎样了,同时也向我表示感谢,说一定会报答我的,说我让她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她都会听我的等等。我也没有在意她说什么,只说让她自己决定。对这样的人还能要什么报答?自己都管不了自己的。 -
  因为太困了,不小心靠着墙就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一点多钟了,看看那只狗已经有所好转了,自己开始舔身上其它地方的伤口。我给它加了点水,里面融入了一些消炎的药品。
-   正在这时我听见外面好像有动静,于是我就一边站起来一边拉开门往外看,眼前只觉得白茫茫的一片,同时感觉自己的脸部撞上了一个柔软的物体,接着就听见了一声低呼,直觉告诉我,我撞到了女人的胸部。
-   抬头一看,只见王霞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衣,没有戴乳罩,两个柔软的大乳房因为我刚才的碰撞还在颤悠。可能是因为质量不好吧,透过睡衣的布料能很清楚地看到她乳房的形状及乳晕;里面的内裤是那种很传统的三角裤,而且也是白色的,怪不得我只看到白茫茫的一片。 -
  因为今天中午没有发泄,看到她这样子我立刻就想到了梅姐那淫荡诱人的样子,心里想一会就直接到梅姐那边去,今晚应该不会有问题了。 -
  「厂长……厂长……那狗怎样了?」她的脸颊绯红,看上去也很有情调,不过更多的是尴尬的红色。 -
  「喔……没关系了,应该很快就会好的。」因为我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我一直盯着她乳房和阴部看,而且自己的裤裆也鼓得像一座小山。 -
  奇怪,她怎么了?牙齿咬着下嘴唇,好像正在做什么决定。我一头雾水也不好意思问她,就转过头去看受伤的种狗。只听见后面有动静,但是不知道她在干嘛,也不想管她在干什么,只想看看没什么问题我就去找梅姐了。
-   「厂长,你转过来一下。」她的声音非常轻。
-   于是我就转过了头来看她,我的天!她在做什么?刚才身上所有的衣服现在全部没有了,双手很不自然,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好了,刚刚还在乳房上,后来就自己直接放下了,虽然难为情害羞,但是还是看着我的眼睛。
-   我本来就在想着这种事情,现在看到这里,裤子里的阴茎突的就又涨大了几分。原来她的身体非常美丽,皮肤很白净,在灯光下甚至有点耀眼,乳晕是褐色的,乳头在中间凸起,小腹有淡淡的妊娠纹。什么也不用说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也知道了我的想法和我的态度。
-   「厂长,谢谢你答应帮我的忙,我知道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能报答你的也只有我的身体了,但是我又不确定你是否能接受我这个已经结过婚而且有孩子的人,可是我又没有其它的办法,所以我就决定用我的身体来报答你,以后全部听你的,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本来我觉得自己又老又不好看,你一定不会接受的,所以刚才穿了睡衣进来,我想给自己保存一点脸面,但是在你看到我的那一瞬间,我知道了你的态度,所以我就……以后只要你想了,可以随时找我,你让我做任何事情都可以,我都会听你的。」她特意强调了「任何事情」,我觉得她是下了决心今天晚上一定要给我的。我是男人,很想立刻就跟她做爱,但是我还有一点良知,我不能乘人之危,更何况我还有一个女人。
-   「这样做你觉得值吗?算了,不要想了。」刚刚说完就看到她两颗泪滴已经挂在了脸庞,很快就成了两行泪水,同时她在轻轻的抽泣着。 -
  「我说过我会帮你就一定会帮你的,不要哭了好吗?」「我说过要报答你的,如果你不同意,我宁可不要你的帮助,那样我会一辈子心里不好受的。答应我吧!我会让你满意的,我会听话的。」泪还在脸颊上流着。
-   我走过去,张开双手抱着了她因为委屈还在颤抖的身躯,同时吻上她的脸,泪水是苦涩的。我不想让女人上心! -
  她的手在摸索着解开了我的腰带,同时伸了进去握住了我的阴茎,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在享受着我的抚摸和我阴茎的感觉。她的皮肤上有香皂的味道,我知道她在来之前已洗澡了,真是一个好女人! -
  我的嘴开始从耳垂移动到了她的双唇,然后下移到了丰满白皙的胸部,双手肆意地揉搓着她的乳房,嘴在亲吻着她的乳头,只听得头顶上面女人在动情地呻吟,那种呻吟比日本的A片还要好听N倍,但是那种呻吟就足以令男人难以把持了,再加上完全展现在面前的成熟女人的裸体,我已经忍受不了。 -
  但是这里的条件毕竟不适宜直接做爱的,她非常知趣地把我拉了起来,然后自己蹲在地上握着我的阴茎用嘴来吸吮、舔弄,用手来揉搓我的睾丸。直觉告诉我,她不是第一次帮男人吸吮阴茎,因为她的口活很舒服、很到位,没有一点齿感。
-   我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她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了,等我马上就要射精的时候她忽然问我,喜欢射精在女人的嘴里还是在乳房上?我没有说话,直接把她的头按在了阴茎上面,她已经得到了答案,于是用力地吸吮着、舔弄着、呻吟着……在我一下一下的射精中,她的嘴也在配合着一下一下地用力吸啜着,中间可能被我的精液呛到了一下,她咳嗽了一下,导致的直接结果是精液从她的嘴角喷出,挂在了下巴上和我的阴毛上面,但是她没有离开我的阴茎,直到我的阴茎变软了她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