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明知道我不该爱你【完】
明知道我不该爱你【完】
在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忽然长大了。从小 女 孩的茧中突破而出,蜕变成为女人 。
--
  那是个刻骨铭心的经历。-
-
  怎样开始?全因为有一个人,无端闯进了我的世界。那个人不巧,就是你。-

-   我毫无准备要面对这麽多事情,特别应付你。你没有权以你的方式,闯进我生 命里。而你,又是那麽难以抗拒。
-
-   你这个曾撇下我和妈妈而去的人,就消失吧,不应该像不散的阴魂回来缠住我 。-

-   没错,你对我有责任。我放不开你。而你从来不否认,你需要我。你对我眷恋 不舍,我对你又爱又恨。
-
-   起初的分离,是痛苦的。你告诉我,你和妈妈再也不能相处了,就把行李装满 汽车就走了。妈说,你是个用情不专的人,有了外遇。你说,和妈妈合不来,不离 婚不行。你说,对於这段婚姻,最舍不得的是我,你的女儿。
-
-   本来,你搬到K城,再婚,生子。他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感受。我们可以说 是互不相干了。但你经常寄来的卡片,生日卡啊、情人节卡啊、圣诞卡、明信片, 都告诉我,你是多麽的想念着我。我觉得,你离开之後,我们之间反而觉得更亲近 。每个礼拜,你都打电话给我,每次都讲上一、两个小时。虽然是长途电话,但??相反地拉近了我们的距离。电话使我们无话不说,让我们随心所欲,彼此接近。如 果是面对面,可能无法做到这样的畅顺沟通。
-
-   妈好奇我们在电话里说些什麽。没说什麽,说话的内容和彼此倾诉的感情和一 般人所说的没两样,我也记忆不到我们到底谈了些什麽。-
-
  妈离婚後,脱胎换骨,风骚起来,追求她的大不乏人。可能她觉得 岁月催人了 ,对那家伙认真起来,留他在家过了几夜,他就搬进来。-

-   我对他没有好感,因为我心中只有一个爸爸。妈妈把他带回来,是要他篡夺你 的地位。我不反对她寻找自己的幸福,但我和他的男朋友注定不能相处。我不喜欢 他对我色迷迷的目光,好像要透视我的身材。有时更毛手毛脚,要占我的便宜。这 是我的家吗?和从前不两样了。我投诉,但妈却处处维护他。-
-
  我受够了!当我在电话里向你投诉我不快的遭遇,你就提议,趁暑假来到,去 探你。-
-
  这是自从你离婚以来,我第一次去探你。你是有每年一个月和我见面和同住的 权利。
--
  我只带着简单的行李就来了。单纯的想法,是和你重聚天伦,没想过会发生那 麽多我解释不到的事。-

-   你,仍是老样子,我印象中一样高大,挺伟,额上的皱纹深了。在公路车站等 我。我犹疑了一会儿,就投在你的拥抱里。-
-
  你用手捧起我的脸,亲吻我的额头,我的眼睛。
--
  “我的女儿怎麽会这样的美。”
--
  你喃喃的说着。-

-   我微笑着,你刻意的赞美是对我最佳的欢迎。我们看着对方的脸,在彼此的脸 上搜索自分别後,大家所经历过的时光。很明显,你看见的不是那个当你离家时扯 着你的脚,不让你走的黄毛丫头。而你面上多了份沧桑。-
-
  你用手托起我的下巴,把我的脸凑近你。你看着我,从来没有人那样看着我过 。-

-   你的嘴轻了我的唇,对你以前没试过像这样吻过我。你亲吻了女儿的嘴,你的 吻不一样。我肯定你一定启了唇,你的舌头插入我的嘴里。潮湿的,强取的,探索 的,然後退回。因为那一吻,好像蜜蜂一 ,火般灼热,在我脸儿扩散,漫延至全 身。-

-   这个吻使我失了魂,我全身都僵硬起来。
--
  你说:“你比我上次见你面时长高了。”
-
-  “爸,你记错了,自从升上中学,我就停止长高了。”
--
  “那麽,你是向横生长了,把应该填满的地方都填满了。无论如何,欢迎你来 。累吗?”-
-
  你体贴地问,一手从我手中接过行李。-

-   在你身边,常使我受到淑女的待遇。妈那个男友,烂得要命,把我当作妓女揩 油水。-
-
  之後,你说,嘉露最近身体不好,不能够招待客人,而且也担心我们能否相处 ,所以暂时安排我在外面住。对我来说是突然一点,因为在电话里没说过有这样安 排。
-
-   奇怪,我也舒了一气。记忆中,和她只见过一两次面,都在极不自在的情况下 。-

-   你把我送到一幢旧公寓。里面一阵发霉的味道,烟味,和旧地毯的异味。房子 里只有简单的家俱。
-
-   你把我安顿之後就走了,剩下我一个人面对四面墙壁。那一夜,我做了个恶梦 ,我上了一部没有终站的灰狗,经过一个一个小镇,永恒地在公路上行驶……-

-  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中,我不敢离开半步,每天等待你来。
--
  你只能在中午偷个空来看我。匆匆忙忙的,留下一点钱和日用品就走了。中午 的来访,变成我们一个固定的约会。我每天都在等你来,你定时来。
-
-   夏日的阳光猛烈,从对面两栋大厦的夹缝中透过来,投在朝西的阳台。後巷有 一阵异味向上蒸发。懒洋洋的暑假刚开始,预期会有新鲜的事物发生。看来,现实 和我的想像,完全两样。-

-   我的生活就是等你出现。但你总是不说话,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有时,找个 不相干的话题说说。我在厨房做午餐时,你会站在我背後,问我读书怎样,家里的 生活怎样,有没有男朋友。这都在电话里说过很多次。我有点後悔来了,而我终於 忍不住,提出悬在我心中的一个谜。-
-
  “嘉露病好了没有,什麽时候带我回去和她见见面?”-
-
  “唉,时候到了,我会让你们见面的。现在我有苦衷,不妨告诉你。现在我不 想让她知道你来了。如果她知道了,反而不能这样每天和你在一起。她会吃醋的。 ”-

-  “吃她丈夫的女儿的醋?我不明白啊。”
--
  “她不喜欢我和你们联络。”-
-
  “或者让我见见她,她会改变态度呢?”
--
  “现在不是时候。你是女人,或者你会比我明白。”
--
  “我就是不明白。或者她以为我会妨碍你们的家庭生活吧。我应该快点离开这 里。”
--
  “我不是想你离开我,而且我这样安排,就是想多和你在一起。我的处境,你 不会明白的。”
--
  之後,你逗留时间愈来愈长。有时会带我到市郊的公园野餐,有时到城外的购 物中心逛公司。我想买什麽,都会买给我。有一次,你带我到外面吃饭。我穿了一 袭短裙,配上罩衣,高跟鞋,略施脂粉,添了几分成熟。你看着我,好像认不出是 我。
-
-   “你今天很漂亮啊!”
-
-  “谢谢你。”
--
  我亲了你一亲。
-
-   “我现在要改变主意了,我这位女伴那麽漂亮,我应该带她去一间够体面的餐 厅。”
--
  这话使我耳後烫热起来。-
-
  这一个下午,你不住盯着我,好像不认识我一样。我感觉到他的目光,像蚂蚁 在我身上爬。从我颈部,背部游移,後往下落在我的脚上。-

-   你说:“以後我应该多约会你。穿上漂亮的裙子的你,是个让人们艳 的女伴 。丑小鸭长成天鹅了。”
--
  你说话里少了拘促,但是,你的眼神,仍是迷惘、深邃,好像有万般心事在心 头,而我,总是沉溺在其中。-
-
  一个礼拜天的清晨,是你通常和嘉露共聚天伦,而我正要出门上礼拜堂的时候 ,你来找我。一身钓鱼装束,骗嘉露你钓鱼去。为了来见我,你曾说过许多谎言, 总是让我心里觉得那里有点不妥当。-

-   我倒了杯咖啡给你,但咖啡放在嘴边,没喝,和我四目相投。-

-   “爸,有事要找我。有话要对我说吗?”-

-  “没有。我挂念你。只想见见你面。”-

-  “昨天我们才见过面。”
-
-  “每天都想和你见面。”-
-
  “我要上礼拜堂去。”-
-
  “我知道。”-
-
  “陪我去做礼拜好吗?”-

-  “不去了,去礼拜堂会令我更觉得满身罪孽。”
--
  “我来了,你一直不快乐。而你要找那麽多藉口出来见我。何必呢?是我负累 了你,妨碍了你的家庭。我明白的,你已有了一个家庭。”-
-
  “你这样说,使我更难过的。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补偿对你的亏负,做什麽也没 用了。”
-
-  “爸,我想回家。”-
-
  “祖儿,是我令你觉得不快乐吗?不要走。”-
-
  “不完全是。不过,若我走了,你会快乐点。”
-
-  “你走了,我更不快乐。我不快乐,是有苦衷的。”
-
-  “爸,可以告诉我吗?”
--
  “我的苦衷,不能告诉任何人。”
-
-  “我长大了,有什麽事情可以告诉,你不快乐,我也不会快乐的啊!”
-
-  “不要迫我说了,我深藏心里有一个秘密,很久很久了。”
-
-  “知诉我,如果你爱我的话。”
--
  “我爱上了一个我不能爱的人。”-
-
  “她是谁?”-
-
  “我不能说。”
--
  “说吧。”-

-  “我只能说,我爱上了一个不应爱她的女孩子!欲念整天缠住我,还要受着内 疚的煎熬。”-

-  “认识了多久?”-
-
  “很久了。”-
-
  “能不能离开她?”
--
  “不能。”-
-
  “嘉露呢?你还爱她吗?”
-
-  “我们根本没有爱。我们在一起只是个方便。”-

-  “如果是我,我会不惜一切追寻我的爱。”
-
-  “但如果那是世俗所不容的事……”-

-  “管他……”
--
  “但是,如果……”
--
  我又陷在你迷离的眼神里。你的神色有异,我意味着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在你 身上发生了。-

-   “爸,告诉我,你爱上的谁?”-
-
  你没说话,一直凝望着我。-
-
  “天啊!我爱上了你。原本,我失去了你,现在你在我身边,我不愿意再失去 你。”-

-  你说,充满了怨叹。
-
-   顿时,我明白了,我一直以来以为享受到的父爱和幸福,原来是假的。我不相 信我所敬重和信赖的父亲,对我别有居心。你对我的爱,不再是纯洁的,天伦的爱 。我的纯真就此给你一手剥夺了。你和妈那个姘头没分别,背後你对我有这样肮脏 的想法,这叫我怎能接受呢?-
-
  “不会的。不可能的,你怎会爱上自己亲生的女儿。”-
-
  我不知所措,“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
  “祖儿,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说这些话,我知道,如果让你知道你的父亲爱 上了你,你一定会受不了。哪个父亲会和女儿说这些话?对不起,我每次想去爱, 都会伤害了人,尤其是你。”
-
-  你把头埋在两手之中,不住摇头叹息。-
-
  “你走开,我不要见到你。”
-
-  你尝试安慰我,但我哭得愈来愈大声,掩着耳朵,不要听你的解释。你手足无 措,像个初入情关的小 男 生。终於,你无奈地离去,临走前,说:“祖儿,我知道 一时难以接受,但我是真心的。请你原谅我的鲁莽,事实会证明我对你的爱是真诚 的。”
-
-  “不要说,我不要听,我永远也不要见到你。”
--
  含着泪,收拾行李,召了一部街车去灰狗站,赶搭下一班的车回家。我心里只 想着要尽快离开这里,离开你,离开这个令我如此难堪的场合。
--
  在车上,心乱如麻,看着窗外的景物向後倒退。迷蒙中,打了个瞌睡,又做了 那个梦,坐上了没有终站的灰狗,在黑暗中飞驰。
--
  回到家,妈已把那家伙撵走了。她以为我会高兴, 见到我一面木然迷惘,两 眼布血丝。她追问我发生什麽事,我没答她,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里。
-
-   学校开课了,心情未收拾好。我和同学们离了群,他们兴奋的说他们暑假怎样 度过,我 默然不语。上课常常迟到,魂游象外。同学们都猜测我在恋爱中。-

-   爱情,像玫瑰般美丽,但它有剌。
--
  有一天上学时,在家门口巾到邮差。他经常都送来爸爸寄来的卡片,习惯每天 都等他来。见到他,一定会问他,今日有没有信?有,你寄来你的信。手颤抖抖的 折开,密麻麻的字,每个字都像一支箭,射穿我的心房。-
-
  ※※※※※※-
-
  祖儿∶
-
-  我很後悔让你来我那里。如果你没有来,就没有机会发生这些事情了。我为着 对你的欲望而羞愧,但这欲望正焚烧着我。我对你的爱情,超越伦常,常感内疚。 但实在能不再把对你的爱慕收敛在父亲的面具後面。我这样做使你十分震惊,把你 心目中的父亲形象粉碎了。但是,请你饶恕我,并且希望你接纳我的爱情。无论怎 样,加诸你身上的一切痛苦,都是我一手做成的,我必为我的错误负责。-

-   我原知道是你承受不了的。我一个人痛苦就好了,如今把你拖入了这漩涡之中 。吐露爱意之後,必然会伤害你纯洁的心灵。但我必须向这纯洁高贵的心灵表白我 的心。
-
-   我恒常这矛盾之中,好像在迷宫里,转来转去,找不到出路。对不起,事情弄 到个地步,没有转环的馀地了。-

-   我不住的为自己不能自我的表现,控诉自己。不过,我现在反而得到心灵的大 解放。我不需要再隐瞒心事,向你乞求爱情已无大碍了。我彷佛得了新生。
--
  和你重聚的那一段日子,带给我一生人最大的快乐。我突然觉悟,我不断寻找 的爱,就在你身上找到。我问自已,如果能得到你的爱,我就算失去一切也是愿意 的。-
-
  我找机会常在你身边,但限於环境,只能偷偷摸摸和你见面。晚上下班的时候 ,我总会开车绕到你的住的地方,在楼下待一会儿。我只能停一会儿,所以没有上 去找你。我会在那里想像着你在做些什麽。有一次,上去找你时,你不在家。离开 时,看见你和一个男孩子一起在街上走,我竟然对他产生妒意。-
-
  现在,你发现了我心里的秘密。我是真矛盾啊!我宁愿把这个秘密一生保留在 心里,因为不想你从此消失。你走了,人去楼空,我回去找你,在那里痛哭了一场 。之後,我一直想念着你,一闭上眼睛就看见你的面孔。听不到你欢笑声,看不见 你美丽的身影,我的生活简直有如在地狱之中。-

-   你相思过吗?你知道我相思着你,所忍受着相思的煎熬?我不能没有你。我知 道,要你接受我对你的爱情,是异想天开的事。既然心曲已表,不论结果如何,总 好过把这份爱默默收藏,带落黄泉。你拒绝我,是应当的。我死而无憾,因为我已 经向我一生最爱的女人,就是你,亲口向我倾慕已久的女人说过∶我爱你,是我一 生说过最勇敢,最美丽的说话。
--
  我爱你,我可能为这个原因,会就此永远失去你。我爱上了自己的女儿,因为 爱上了她而将会失去她,是荒谬绝伦的事。-
-
  我不能再自称做爸爸了。因为我希望做你的爱人,虽然,我未能确定你能否冲 破心理的障碍,接纳我这个可笑的爸爸做你的爱人。但我愿意你以後想起我的时候 ,我在你心中是那个爱着你,想念着你的杰但我的心好像铅球一样,下坠到无底深 渊,一片惘然。我问上帝,为什麽这些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泪水夺眶而出,模糊了 我的视野。我发足狂奔,跑到公园的湖边,对着野鸭子大哭一场。我宁愿相信你纯 粹把我当做泄欲的工具,我懂得反应。我以一生一世的憎恨回敬你。我不会愿意再 见你的面。
--
  ※※※※※※-
-
  但如果,信上的话是真诚的,我就茫然不解。-

-   我预感他会来找我。
--
  当晚,夜阑人静时,睡不稳,觉得你已经来了。我从窗帘的缝隙向外一探,果 然是你的身影,倚着灯柱抽烟。街灯的光,打在你的面上,满脸于腮,神情落寞。
--
  我的心又乱跳一通,扑通扑通的跳,每一下是你在我心外叩门。
--
  拉上窗帘,透不过气。你好像给我用遥距控制器操纵着,把我的脚步拉出大门 。-
-
  在灯柱下呆呆站着的,果然是你。-
-
  我垂下头,不敢看你。-
-
  你看着我,眼里闪亮着喜悦。用手捧起我的脸向上抬起,街灯昏黄的光投在我 脸上。你轻轻吻我的眼,我的眉。我感觉你的手指插入我颈後的发际。我的眼皮感 到你灼热的呼吸,我的脸因你的抚触而火烫。-

-   “爸,你来这里干什麽?”
-
-  “想见你。就算见不到你的面,你的距离拉近一点,我就满足了。”-
-
  “你想怎样?”
-
-  “我的信收到了没有?”
--
  “今天收到了。”
-
-  “我想你给我一个机会。”
--
  “我恨你,你快走开!”
--
  “听我说。我只要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在判我死刑之前,请考虑我的苦衷,只 要一个机会,可以吗?明天早上七时,我在路口的加油站等你。希望你来,跟我走 。”-
-
  “你快走开,我不会去的。你死心吧。”
-
-  趁我未完全失去控制之前,转头直奔回家。
--
  我失魂落魄的跑回房子里,不敢再向窗外望。你这个勾魂使者,一看见你的影 子,我的魂魄就给你摄了。-

-   不知何时,妈走进来我的房间,我一看见她,像做了亏心事一样吓了一跳。
--
  “祖儿,看你的样子,失魂落魄的。你十七 岁了,我把你当做成人一样,很多 事我管不着你了。你回来以後,好像变了另外一个人,是不是发生什麽事,告诉妈 好吗?”-
-
  “没什麽。”
-
-  “从前你有什麽心事,都会和我说,现在你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不要教 妈担心。”-

-  “真的没事了。”-

-  “不要骗我。刚才你出去见的人,是不是他?”-

-  “你看见了?”-

-  “看见了。你回来之後,一切都不对劲,我对你的举动都很留意。”
-
-  “有什麽不对劲?”-

-  我强忍着泪。
-
-   “我感觉到,你们之间,是不是……”
--
  “什麽事也没有发生过。”-
-
  “你瞒不过我的。我是过来人,你爸爸是什麽人,我都清楚。他写给你的卡片 ,我都看过了。”-

-  “妈,你偷看我的信!我们没什麽。”
-
-  “你们之间的关系不正常。”
-
-  “妈,你说什麽?”
-
-  “你和他,在K城,是不是那个了?”-

-  “什麽那个?”-

-  “性关系?你有没有和你爸爸上过床?”-

-  “妈,我们之间是纯洁的。你为什麽会有这些肮脏的念头?”
--
  “你爸爸是不正常的,你给他催眠了。”-

-  “没有,没有。为什麽不相信我?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很清楚。”
--
  “祖儿,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你的表现太失常了。他回来了,为什麽在外 面徘徊,不进来找你?我做妈妈的不关心你,还有谁关心你?”-

-  “不要瞎猜了。都不是。不想和你再讲了,出去。让我安静一下好吗?”
-
-  妈妈太不明白我了,她愈多说话,愈是把我推向爸爸那边去。我的脑袋快要爆 炸,我发了狂的,把妈妈赶出睡房。
-
-   我独自一人,陷入沉思。再看看窗外,你不在,我如释重负,但又有一份失落 感。
--
  闭上眼睛,你的影子又浮现脑海。-

-   我幻想过取代嘉露的位置,我以为嘉露做得到的,我也做得到。但当你说,你 要和我成为一对的时候,我何竟惊惶失措。
-
-   梦里,我们做了情人。不知何时,我们已走在一起。我已接受了你的爱,你以 吻和爱抚把我包围。我靠在你的胸膛上,我们的心跳和呼吸和谐一致。
-
-   忽然,嘉露和她的孩子出现在我们面前,那孩子哭着,嘉露向我咒骂。
-
-   她对我说:“你为什麽抢了我的丈夫?”-
-
  那孩子说:“我要爸爸,把爸爸还我。”
--
  我哭了。因为她曾经抢走了我的爸爸。我恨她,好像她现在恨我一样。-

-   只是个恶梦。还好,梦会醒,梦里都是虚幻,梦醒了,一切就过去了。但这不 是个梦,他是多麽真实地存在。-

-   假如妈知道我们的事,她一定会气死了。
-
-   天快亮了,你不在窗外,会在那里?你衣衫单薄,会着凉的。
--
  床头的闹钟哒的哒的,让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约定的时间过去了。
--
  有一种可怕的能力,遥远地操控着我,驱动我起床,梳洗,出门。
--
  清晨的空气特别清新,我从一个梦醒来,走向另一个梦。这是礼拜天,交通疏 落。-
-
  我好像着了道儿,不由自主的向着约定的地方前行。
--
  你仍在那里等,神情焦灼,像个痴情汉子,为了我。-
-
  你看见我我,带着泪光闪出喜悦,说∶“祖儿,我预感你会应约而来的。”-

-  “你回来了好几天,是吗?”-
-
  “我追踪你回来。”-

-  “这几天晚上守在门外的是你吗?”-
-
  “是我,想见一见你的面。见不到面,看一看你的影子也好。你晚上都不关灯 ,一定没睡了。”
-
-  “我睡不着,在思想,要不要来见你。”-
-
  “就算你不来,也我会等你,一直等到你来。因为我需要你。自你离开我之後 ,日夕想念着你,不能睡,也不能工作,差不多要发狂了。”
--
  带着泪光的眼神,不会说谎。你对我说,你爱我。出自父亲的口,语气是那麽 坚定,是需是多麽大的勇气才可以说出来啊。
-
-   “我很害怕。”
--
  “祖儿,不要害怕。接受我的爱吧!”
-
-  “我不相信是真的啊。”-

-  “祖儿,相信我,是真的,你要我怎样向你证明呢?”
--
  你捉着我的膀子,失落神彩的双眼,充满诚意和承诺,像探射灯般,直透射我 的灵魂。
-
-   从来没有人这样和我说过话,深情的眼、磁性的音调。我的心神荡漾,膝盖麻 痹,我不由自主的倒在你怀里。
-
-   “祖儿,我想吻你,可以吗?”
--
  你捧着我的脸想吻我的时候,我马上挣开你,说∶“不要这样,会给人看见的 。”
-
-  “那麽,上车,跟我走吧!”-
-
  “去哪里?”
-
-  “什麽地也好,去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
  “我没准备。”
-
-  “不要紧,不必带什麽,在路上买得到。”
-
-  “我得先向妈说一声,她不知道我出来了。”
-
-  “我们的事情她知道吗?”-

-  “不敢告诉她,但她怀疑我们。”-
-
  “就不要告诉她,她不会明白的。你可以在路上打电话,告诉她你决定去K城 。”-

-  我们封在车厢里面,一个无言的二人世界。车子上了快速公路,你面上焦灼的 表情才渐渐消失。外面是一望无际的田园,笔直的公路。你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 捉着我的手,或是捉着我的膝盖,好像怕松了手,我会突然失踪似的。-

-   让你握着我的手,自从你对我说,你爱我,你就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完 全陌生的人。你握着我手的感觉也是陌生的,令我呼吸和心跳着乱七八糟。
--
  “爸爸,把你的过去告诉我,把我不知道的事告诉我。”-

-  “孩子,你想知道些什麽?”-
-
  “你的爱情史。从你第一个爱人说起。”-
-
  “这是个长篇故事,有没有听过荒唐剑侠唐璜的故事?我就是个唐璜,追寻的 是理想的爱情。我有过不少女朋友,有过两段不愉快的婚姻……现在,我可以告诉 你的,唐璜的游历将会结束了。我的恋爱史将会有一个轰轰烈烈的完结篇,因为我 找到你。”-
-
  你说着,说着。我对我的将来 茫然。我的眼皮沉重地垂下来,头也有些发晕 ,闭上眼睛靠椅背上休息一会儿,坠进了迷糊之中。-
-
  我累了,握着你的手,打了个盹。
--
  ??我们来到一个小镇,镇上只有一条大街,一间旅馆。
--
  你要了一个房间,和双人床,你拍一拍床垫子,说,够我们两个人睡了。-
-
  我们就在这里过夜,你和我,只有一张床。-
-
  你买了一支红酒和三明治在房间里吃,我们整天都没有吃过什麽东西,现在都 肚饿了。我吃得慢,你吃完了,就捉着我的手,看着我,不愿一刻和我分离。-
-
  我低着头,不敢看你,眼角斜看到你好像要说话,但话在唇边又吞回肚里去。-

-   饭後,我要浸个热水浴。闭上眼睛,泡在热腾腾的水里,一阵寒意 涌上心头 。我意识到这是个孤男寡女的处境:不再是纯洁的父女,一起去旅行,而是,好像 是一对痴男怨女,在偷情。你是有妇之夫,而我是你的女儿,你要把我变成你的情 人。
-
-   还未弄清楚发生了什麽事就跟你走了,即是说,我把自己放在危险的边缘,考 验你和我自己的定力。-
-
  我希望只是一场梦,明天醒来,什麽也没发生过。我不能整晚把自己关浴室里 ,必须鼓起勇气出去,面对你。我裹着浴巾,从像迷雾般的蒸气中,走出来。-

-   你坐在床沿,等待着我,见我出来,马上站起来。我 绕到大床另一边的的梳??桌坐下,你挨过来,站在我背後。
-
-   “让我替你擦乾头发。”-
-
  “你的头发和你妈一样,乌润、柔顺。”
--
  “是吗?”-
-
  “人们说,初爱是最美丽的,但有时是最痛苦的。你的样子和她当年一样,那 时我我和她热恋的时候。”-

-  “我说,你们曾经深爱过,如果不是就不会结婚。”
--
  “那是年轻的爱,追求的爱太肤浅了。我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麽。”-
-
  你望着镜中的我,我望着镜中的你。头发的水份吸乾了,披散在两肩。你双手 搭住裸露的肩头,我转身仰视着他说∶“我很害怕。我跟了你来,不知道会发生什 麽事。”
--
  “我不会伤害你的。”-

-  “我觉得事情发生得太快了,没时间去消化。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想弄清楚 。”
-
-  “爱情就是这样,不合乎理性。我很开心,你终於肯面对我,你就会明白,我 对你的爱是何等强烈。祖儿,这是关乎你和我一生幸福的问题。现在就在你手上, 请你接受我,让我爱你。”
-
-  “可是,你是我爸爸,我怎样可以和你谈恋爱呢?”
-
-  我说。-
-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承认不是一般人敢做的事,只要我们都快乐,没有 什麽不可以的。世界上父女相爱的,相信只有我们两个人。希腊神话里有父女相爱 的故事都很美丽,圣经里也有女儿嫁给爸爸的事,让我们把握今天和对方。啊!如 果失去了你,我将会一无所有。”-

-  “其实我没有什麽特别。我从来没想过,你会把我当做情人的。”
--
  “祖儿,你很特别。天下的女孩子之中,你是特别的那一个,为我特别订造的 ,自从你让我眼前一亮之後,我就不由自主的爱上了你。你青春的活力重新挑旺我 的斗志,你吸引着我,教我渴想着你。我对你的爱慕就好像一股狂流,把我卷入你 的生命里,於是,我决定不会再容让我的生命一直枯萎下去。从来没试过这样的为 女人着迷过,我上了瘾,要见你多一些。你重燃了我的爱火,让我再一次肯定爱情 ,都因为你。”
-
-  “但是,不一定要这样的爱啊,亲情不也是爱吗?我可以搬到你家,和你一起 生活,每天陪着你,不是一样吗?不谈这些可以吗?”-
-
  “我可以不对你存着别人认为是非份之想的那种想法吗?不可以,因为我是个 男人啊!你散发着的魅力,使我不能抗拒。那天,我见到你和那个男孩子在一起, 我竟然把他当做情敌,妒忌他。我不能忍受,有一天,你会投入别人的怀抱里。”-

-  “妈妈对我有了怀疑,让她知道了怎办?你怎样向她交待?”
-
-  “我们不能让她知道,因为她会受不了。我要想办法应付她,我们可以移民到 外国去,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国家,在那里就没有人会拦阻我们相爱了。我听 说墨西哥那里,只要付钱,就会发结婚证书。如果不结婚,我们可以一起生活,我 们的姓氏一样,对人说是夫妇,没有人会怀疑我们的。”
--
  说到这里,你的声调沉下去。一幅温馨的家庭图画,活画在我眼前。我们从此 结为夫妇,生儿育女,快快乐乐地生活。这个稳定的家庭生活,你可以应许我吗?-
-
  我们都沉默了。你揽着我,拨开我的长发,轻轻的吻我的耳畔颈侧。
-
-   “头发都乾了,我们今天很早就出来了,都累了,上床休息吧。我们明天还有 一整天时间去谈。”
-
-  你牵着我的手,带我到床边,让我坐下,抚摸着我的面、我的颈窝。在沉默中 ,我们相对着,把未完的话用眼神交换了。他的鼻息在我的耳畔,欲语还休的嘴唇 渐渐的迫过来。-

-   我闪开你,钻着被窝里。-
-
  “我先睡了。”
--
  我说。
-
-   你没有继续进迫,喝了一口红酒,举起酒杯,问我要不要试喝一口,我摇摇头 ,你一口喝尽,然後一阵红酒的芬芳扑过来。冷不提防你会搂着我,深深的吻在我 的唇上。你嘴里的酒香,在我齿颊之间回味馀香,你吻得我我意乱情迷。-
-
  你揭开皮单,钻进我的被窝,挤在我身旁,我们的身体贴近着,肌肤厮磨。-

-   你捏弄着我的乳尖,抚摸我的乳房。当你正要撤除我身上的浴巾的时候,我推 开你,说:“不要这样。”
-
-  “祖儿,你要裹着浴巾睡吗?”
--
  我羞惭不已,不知道怎样回答。-

-   “你想怎样?我从来未给人这样吻过。”-

-  “祖儿,我吻过很多女孩子,但没有一次吻得这般火热。如果是地狱的火,也 会跳进去。”
--
  “我不想做些会後悔的事。给我点时间,去想清楚,去接受你。我不能马上把 你当做我的……我的情人……”-

-  “祖儿,我了解的。今天只是个开始,对吗?”
--
  “是的,但愿这是个好开始。”-
-
  “今晚,你睡在我身旁,我就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
  “对不起,扫了你的兴。”-
-
  “应该道歉的是我。”-

-  “谢谢你。”
--
  “谢谢我些什麽?”
--
  “谢谢你告诉我,你爱我。”
--
  我好像欠了你什麽似的,或者,对你的体贴来个感激的表示,主动的送上一吻 。吻了良久,你的吻没有要求,只有付出。你吻着我,直至觉得我已经给爱够了、 吻够了,才放开。
--
  “我应该谢谢你才对,你给我爱你的机会。”-

-  “爸爸,晚安。”
-
-  我很久没有对你说过晚安了。我转过身,在被单内解开身上的大浴巾,丢在地 上,背向着你而睡。-

-   我们睡了个北字。我想,和你同床,这是个最合适的姿势吧!-

-   我们实际上都没穿衣服,亲密地同床而睡,有人这个时候闯进来,看见我们这 样子,一定会向坏的那方面去想像。不过,我们真的止乎礼,我们是对父女,只不 过没穿衣服睡在一起。-
-
  我愈搞愈胡涂了,我心里面盘旋着的是他加在我身上的问题,什麽是爱情?-
-
  我们是不是在恋爱中?我未曾恋爱过,我对爱情的了解是从写给少女看的爱情 小说而来。
-
-   似乎,我已身不由己的跟了你走,与你像情人般接吻,赤裸相对。继续走下去 ,不会走回头的了。-
-
  坦白说,如果我要找个丈夫,我会找个像爸爸一样的,这是女孩子最早的求偶 标准。再下去,和你有更亲密的肉体关系是避免不来的,小说和电影里都这样说, 一个女孩子和男人谈恋爱的时候,就会……就会做爱。
--
  我不敢想下去,太羞人了。
-
-   男人向女孩子说爱她的时候,老是想着是得到她的身体。但我相信,爱情不单 是做爱,如果我要和一个男人做爱,我一定要清楚他真的爱我。-
-
  对你,也是一样。你说爱我,你是我的爸爸,我相信你。但我要弄清楚,你爱 的是我还是我的身体。今晚你大可以硬开弓,占有我的肉体,我是会就范的。-
-
  显然,你不是为泄一时之欲望,而是愿望着和我真诚相爱。我现在和你赤裸裸 的睡在一起,不觉得可怕,反而觉得很安全。你没有强迫我,要等我情愿将我的身 体交给你,虽然我的身体是你的血脉,是你给我的。
-
-   “杰,这是个适合的称呼吗?我叫你的名字时,我的心跳得乱作一团了。我的 心已向你开放了。你知道吗?我只不过要坚持女儿家的一点衿持吧。”-
-
  我心里的话,你会听到的,如果恋人都是灵犀一点通的。-
-
  你睡着了,我转过身把身体贴在你背後,那感觉是强烈的,你是第一个爱抚我 身体的男人。刚才,你用手来感觉我身体,现在,我要感觉你。你睡了,但那里仍 勃起来,强而有力,我羞怯怯得马上缩回手。就是从那里给了我生命。人们说,女 人的快乐也是从那里来的。
-
-   你熟睡了,但那东西仍不肯休息。是不是在做绮梦?梦中人是我吗?我真想进 入你的梦里,看个究竟。我搭着你的肩膊,乳房压贴着你的背,小腹压着你的臀, 大腿坎入他的腿窝,身体弯弓成你一样的睡姿……
-
-  天未亮我已起来了,你正在浴室淋浴。-
-
  随身没带衣物,打开你的行李箱,掏了一件衬衣披在身上,出去柜台倒杯咖啡 。
--
  老板笑眯眯的对我说∶“锺太太,早。”-
-
  我为之赧颜,笑而不语。我姓锺,这是你的姓氏,也是我的姓氏。我们走在一 起,我就会由女儿的身份升级为太太,我父亲的妻子。
--
  我穿着你这件衬衣,坐上车子,又在无尽头的公路上飞驰了。-

-   我们封在车厢的二人世界,你的手又紧紧的捉住我的手,我有点儿相信,我在 恋爱中了。昨晚的一吻,做成默契,我们从那里开始,去爱和被爱。-
-
  有时,你转过头来吻我,吻的时候,车子摇摇摆摆,修正了方向盘,我们又吻 住了,直至嘴唇都麻木了。-
-
  我把椅子靠背放下来,身子向後一靠,闭目养神,听着电台的音乐和新闻报告 。天窗开了一个缝儿,迎头风拂上我的面,扬起长发。搭在我的大腿上的手开始不 安份,摩挲着我。
-
-   你忽然把车停在路边,初升的太阳一无遮拦地射在我的脸颊,我把手支在额头 上,搭个蓬儿,挡住刺目的阳光。-

-   我看看你,不知道你为何刚起程就停车。没出声,把一只手悄悄起搂在我的肩 上,一股微妙的引力,驱使我慢慢的向你肩头靠过去。
-
-   握在我胳臂上的手,不停地捏着,另一只手向下游,摩挲我的腿肚,再往下移 ,摩挲腿腕。-
-
  你从容不迫的,非常自信的把我衣服上边的几个钮扣解开了,一股凉凉的空气 钻到我的怀中。我抬起头,在後视镜里看到我一只像初熟蜜桃的乳忽然跳了出来, 年轻的乳房 汁液丰满,鲜脆欲滴,富於弹性。它在阳光的照射下颠荡了几下,你 的手轻轻的巾了一下那乳房。-

-   我急忙把我的衣襟遮掩起来,彷佛担心经过的车子里的人会偷看了去,然後把 衬衣的钮扣全部扣好,还把衣领往上提了提,遮住乳沟。
--
  你转移了阵地,你那手向下移,探入两腿之间活动,我使劲的夹着你的手。-

-   你捏我的腿窝,争取每一寸领土。後悔没有坚守阵地,让你撩起我原始的欲念 。
--
  我拱起小腹,需索更深入的抚触,给弄得濡湿了一大片。刹那间从白日梦中醒 过来,愧疚自己春情欲动,捉着那放肆的手,把它抽出来。叠着腿,把那烫热的手 夹在双腿之间,不让它动。
--
  你把呼吸控制在平稳的状态,一点也没有小 男 孩那种盲目的冲动和失控的情态 ,但你又不能节制你对我身的渴求。
--
  “爸爸,不要在路旁。”
--
  我为着自己的失态而骂自己。
-
-   不要太快,像个淫荡女孩一样,我还未弄清楚这算不算是谈恋爱,就算是,我 希望能浪漫一点。-
-
  我指向路标,有一个着名的湖畔国家公园,几十里之外。
--
  “我们就在那个地方野餐。”-
-
  你替我扣好衬衣的钮扣,就再上路。-
-
  那是个美得样幅图画的湖,叫做巫医湖,是从前印弟安人部落的遗址。-

-   你牵着我的手,在松软的沙滩上漫步。
--
  在湖畔,我们看见一个记念碑,记载一个有关的传说故事∶秋意渐浓,那薄薄 的衬衣抵不住拂过湖面的微风。我偎依在你怀,觉得这可能是我追求的幸福。
--
  你靠着一棵老树坐下,我枕着你的大腿躺卧着,阳光透过顶盖的黄叶,散射下 来。你深邃的眼睛,着湖水般看不见底,隐藏着很多我想知道的底韵。
--
  在我还在人生的这一端起步时,你只和我走过一段路程就消失了。忽然又和我 在一起,对我说,要一生与我为伴,爱我,同你走下半生的路程。-
-
  我已陶醉在你这些如诗的情话,偎依在你怀里,享受着甜言蜜语。你轻抚我的 脸,用吻吻去我唇边的问号。-

-   “杰,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我这样叫你,你喜欢吗?”-
-
  带着无限的羞怯,直呼你的名字,一个使我灵魂悸动的名字。
-
-   “祖儿,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
-  “因为叫你做爸爸太沉重了。而且,我害怕别人听见我叫你做爸爸,对我们会 起疑心。”
--
  “你那麽年轻,就那麽世故。”
--
  “我对自己说,我和一个叫做杰的男人谈恋爱,和他接吻,就不会那麽难为情 了。”-
-
  “我也好过些,因为我实在不配你的做爸爸。没尽过爸爸的责任。现在你已长 大了,不需要爸爸了,让我们用另一种方式去相爱,我希望能把快乐和幸福还给你 。”
-
-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需要爸爸,在我心目中你一直是,以後,无论你把我当 做你的什麽人,甚至,好像你所说的,要我不出嫁给别人,陪伴着你,你总是我的 爸爸。”-
-
  “让爸爸把他的小 女 孩留在身边,永远生活在一起。”-
-
  你在我耳後的颈窝,边吻着,边说着如何如何需要我、想我、爱我。我们卧在 草地上,搂在一起。情话滔滔,爱意绵绵。你的手似终没有越过我的内裤那一个关 卡,只隔着它爱抚着,还未看过,你就能确定,那个是世界上最美丽,最甜蜜的地 方。-

-   “祖儿,哪一个男人能进去你这个地方,我会对他又 慕,又妒忌。我愿以付 任何代价和他交换身份,或那个权利。”-

-  “杰,那个地方,我会留给我爱的人。”-
-
  “祖儿,我希望我是那个幸运儿。”-

-  “杰,不要笑我天真。我想问一个问题,两个相爱的人,是不是一定要那个的 ?”
-
-  “当你爱的时候,你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
-
  “你说得太玄了。我不明白。”
-
-  “不,你明白的。”
--
  不觉时间消逝,大阳从树顶已降落湖面,湖光泛起金光,钭阳渐晚,凉意袭来 。
-
-   我在你的拥抱中融化了。一行雁影掠过晚霞,夕阳最後的馀晖在地平线上收敛 ,我们融入了浪漫的美景,深情的和你一吻再吻。手拉着手,踏在斜阳长长的倒影 上,沿着田庄的小路回去。
--
  此刻,牵着我手的人,是我的至亲至爱的。那种爱的滋味,新鲜而剌激,甘甜??带苦涩,令我陶醉而失态。-

-   我们趁日落之前,找到旅馆。我们在公路再走了几里,来到了一个市镇。刚好 在商店关门前给我买替换的衣物,也找到一间在农庄里盖的田园式B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