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爱上一个不应爱的人【完】
爱上一个不应爱的人【完】
我叫做kevin刚刚由英国坐飞机回国,结束了两年在欧洲流浪的生活,边做工边自助旅游,体验各国风情,多不胜数的艳遇,尽享各国情怀。
--
  这期间我游历了十多个国家,再加上我在美国留学了四年,已经有六年没有回家了。-
-
  躲懒的我,不喜欢写信,所以很少联系家人,今次我回来也没有通知家人来接机。
--
  终於到步了,我来到行李输送通道前准备取回自己的行李箱。显示版上的班次没有错,为何不见我的行李从输送通道出来?奇怪!在我旁徨之际。
--
  一个身穿制服的美女问我:「先生!你好!我叫做Jenny是机场的地勤职员,请问是不是有困难?需要我来帮忙吗?」噢!我突然发呆了,美丽动人的一张天使俏脸,深深吸引着我,就是这种心动感觉!难以置信的一见锺情。
-
-   笑脸迎人的Jenny见我没有反应,以为我听不懂。改说:「SIR!Can I help you?」我才反应过来:「是……我不见了行李箱,是一个黑色的皮箱。」Jenny温文有礼,她带我去VIP室等候,协助我寻找行李。-

-   已经过了30分锺了,还没有消息,我着急起来,并不是为了我的行李箱,而是我记挂着Jenny,皆因我已经被迷倒了,深深迷恋了她,激情的感觉溢出,我准备她一再出现的话,我就立即向她示爱。
--
  Jenny终於出现还拖拉着我的行李箱回来,我随手拿起陈设花瓶内的一枝康乃馨,跑到Jenny身旁。
-
-   Jenny说:「kevin先生!请问是不是这个皮箱呀!」我对Jenny说:「Jenny ! I love you ! Imiss you!可以做我的情人吗?」我送上康乃馨,Jenny立时脸颊通红,我的胆大行为引起了VIP室哄动。-
-
  身後传来声音:「答应啦!」那个说话的男人是外籍人仕,竟然说了一口流行本地话,还拍拍我的肩膀示意鼓励支持。
--
  尴尬非常的Jenny说:「先生!请你先签收!」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半跪下来,吓得Jenny紧张起来。-
-
  Jenny急急说:「先生!请你先起来才说。」越来越多人要求Jenny答应做我情人。
-
-   激情之下我来偷袭,轻吻Jenny的嘴唇,Jenny低着头笑眯眯,我乘胜追击搂抱她入我的怀里来个激吻,突然四周变得鸦雀无声,我只听到Jenny的心跳声,我俩已经完全投入激情之吻如入无人境界,挑战长气袋,没休止的激吻,我感觉她已经被我征服了,主动搂抱着我,配合我的动作。-

-   突然Jenny伸手掩着我的嘴,Jenny害羞地说:「很多人看着我们。」我才醒觉身边的人在拍手,我即时向众人行谢礼。脸红的Jenny拉着我的手跑出VIP室,我拖着行李箱跟随。我主动横抱她的小蛮腰,她也依偎着我走到入境大堂准备接受检查。大家都显得依依不舍,虽然我们已经相约再见面,但仍总觉得相逢恨晚难舍难离,情意绵绵。
-
-   可是Jenny仍未下班,所以我唯有先回家休息。我乘搭机场快车,沿路上我发觉这个城市在蜕变中。
-
-   经过差不多两小时车程才回到家里去。-
-
  大门打开,我搂抱着妈妈。
--
  妈妈大叫起来:「非礼呀!」我叫嚷:「妈妈!是我呀!文仔呀!」妈妈皱起眉头打量着我说:「文仔!你真是文仔。」妈妈又说:「为何长了满脸胡须呀?进来吧!」入屋後,妈妈即时搂抱着我又说:「文仔!你终於回来了!不要再出门啦!-

-   妈妈老了,你要留在我身边,知道吗?」我和妈妈已经多年没见,有无限的说话等着要讲,可是我敌不过睡魔,我需要休息了。-

-   第二天……温柔的妈妈说:「文仔!快起床呀!已经天亮了。你是不是约了朋友呀!」佳人有约的我立即起床梳洗,赶快去会佳人。-

-   妈妈又说:「文仔!我已经联络了珠珠,不过你的妹妹太过份了,说什麽有约?没空回来见哥哥,要改天才回来。」我对妈妈说:「胖珠妹是不是有男朋友呀!」妈妈说:「不知道!没听她说过。」梳洗後。我对妈妈说:「拜拜!我要外出了。」我的心早已经去了Jenny处了。-
-
  我在机场出口等候Jenny出现,Jenny终於出来了。
--
  我叫嚷:「Jenny!」久别重逢的感觉,来得激情,热吻是最佳的身体语言。我俩已经紧紧拥抱着,嘴唇早已吮着,我俩的相遇不用语言都能溶合。-

-   长吻之後,Jenny伏在我胸膛依偎着我。
-
-   我问Jenny:「我陪你吃早餐好吗?」Jenny摇头说:「我很累!想回家休息。」刚下班的Jenny,经过通宵当席之後,感到疲累是正常的表现,我便陪她回家休息,Jenny的住所就在附近。-

-   来到Jenny的住所之後,Jenny就淋浴更衣,准备上床休息。-
-
  所谓……一见下锺情,二人同上床,衫(三)裤齐脱光,四处任抚摸,五指抓胸脯,六慾淫水流,七寸巨根现,八字脚张开,九牛用力插,十足激情感。-
-
  激情下的我俩来湿吻,两舌交缠,任我来搓揉的乳房,让我撩起她的乳晕来吸吮。
--
  眯眼的Jenny呻吟起来:「喔!……」销魂夺魄的叫声直捣我性泉,我双手扼住Jenny的乳房慢慢细味娇小的乳晕,让我轻抚她的小穴,带动她的情慾跟随淫水一起流露出来。-
-
  激情令我俩走在一起,尽情享受此刻的快感。啊!……停不了的吻,来吧!
-
-   含吮我的阳具吧!-
-
  喔!……六慾激勃起来,七寸巨根现,啊!舔我的龟头吧!吮得兴奋莫名!-
-
  喔!……八字脚张开,让我来探穴,我轻易将巨根插入早已湿透的小穴里,轻轻的抽插。
-
-   眯眼的Jenny在呻吟:「喔!……」我已经慾火焚身,硬不可挡,施展九牛二虎之力拚命抽插。
--
  啊!我要插入她的最深处,我要去尽她的底处,我要进入从来没有人来过的地方。-
-
  眯眼的Jenny大叫:「喔!……我要……」十足激情感澎湃涌,我加速狂插。-

-   眯眼的Jenny继续大叫:「喔!……我要……」在我的抽插下,Jenny已经到了忘我境界,她主动爬上来坐莲,让我可以享受美乳,我扼住晃动的美乳来吸吮,阳具已经被Jenny狂吞着,我感觉我的阴毛已经完全湿透,沾染了Jenny高潮的淫水。
--
  眯眼的Jenny继续呻吟:「喔!……我要……」慾仙慾死的叫喊振荡空间。Jenny扼住自己的乳房来摆动身体,我来帮一把紧扼她的小蛮腰,助她上上落落,继续吞吐我的阳具。
-
-   眯眼的Jenny疯叫起来:「喔!……我要……」我轻轻将她放下来,半跪起来继续抽插,畅行无阻的深沟任我行。我抱住她的双腿继续摇。-
-
  疯叫的Jenny没有停配合我的抽插:「喔!……我要……」我已经跟Jenny完全溶为一体,没法再分开,我俩至死不愈的激情。
-
-   澎湃的高潮令斯斯文文的Jenny在疯叫,激情令我兴奋狂哮。
-
-   呀!……激情之下难舍难离不想分开,我忍不住内射了,我仍插着Jenny的小穴,不想分开,我俩相拥而睡,双双走入梦乡继续缠绵。-

-   梦中的Jenny叫声更加销魂。呀!……突然!铃……睡梦中惊醒的Jenny说:「喂!喂!……妈妈!……又有什麽事呀!……我刚刚睡熟……」Jenny又说:「我已经说过没空回来啦……哎呀!……不要罗罗嗦嗦,我要睡觉……知道!知道!……好!好!……」Jenny顺手将电话放在枕头下,再次笑眯眯闭上眼睛,继续跟我在梦中继续缠绵,Jenny已经伸手扼住我的阳具再次带我入梦乡。-
-
  铃……再次睡梦中惊醒的Jenny说:「喂!喂!……不是我的电话在响声。」是我的电话响起来,我便急急拿起我的电话来听:「喂!喂!……妈妈!啊!-

-   ……ok!」我将我和Jenny的电话都关掉,防止骚扰我俩在梦乡继续缠绵。
-
-   已经到了下午时间,我俩仍依恋在床上的时光,赤裸相拥实在没法分开,亦不想分开,可是我俩肚子都在咆哮。
--
  Jenny说:「kevin!不如起床!外出吃点东西!反正我稍後都要回家跑一趟。」我吻吻Jenny的脸颊又说:「刚才的电话是老妈叫我回去吃晚饭!这样唯有一齐起来吧!」Jenny又说:「明天你可以再来。」我再次跟Jenny拥吻起来,直至气尽,才起来梳洗。
-
-   原来我的家跟Jenny的老家是住在同一个社区,所以我俩就吃了些小点就一起坐车回去。-
-
  坐了约一小时多的车程,来到小社区的门前。-
-
  Jenny说:「我要走这边,走这条路比较近。」我对Jenny说:「啊!我不太熟识,我都是走大路那边回去。」我俩就在此分手,但仍禁不住当道相拥热吻,即使依依不舍,到最後都是要暂别,虽然我俩已经约好明天再见,总是感到难舍难离。-

-   我向她挥手说再见,再叫嚷:「晚一点!打电话给我呀!」我便独自回家去,沿路上我在想看看胖珠妹妹是不是跟以前一样,又胖又笨。
--
  我按动门铃。-
-
  大门除除打开。-
-
  Jenny说:「kevin!你怎知我住在这里呀!」我目瞪口呆望着Jenny。Jenny说:「kevin!请入来坐!不要呆站这里。 」妈妈从厨房里喊叫出来:「珠珠!是不是你的哥哥回来了呀!」Jenny说:「不是呀!是我的朋友来了。」Jenny拉着我的手来到饭桌前,兴高采烈地请我坐下来,我在想究竟发生了什麽事?-
-
  我看见妈妈从厨房出来了,Jenny奔奔跳走到妈妈的身旁拉着妈妈的手臂。-
-
  Jenny说:「妈妈!我介绍一个朋友给你。」妈妈笑眯眯说:「我哪要你来介绍,由他未出世在肚里面我已经认识他啦!」Jenny皱眉头又眯嘴说:「你真是认识kevin。」我指着Jenny问妈妈说:「妈妈!Jenny是我的胖妹妹」珠珠「。」Jenny双眼乱跑,张开嘴巴,呆滞起来。我竟然爱上一个不应该爱的人。-

-   我实在不知道我可以说什麽?哑口无言!-

-   妈妈说:「是!你认不出珠珠呀!你的妹妹虽然减了体重,但是跟以前一样漂亮呀!……来!……大家食饭!」妈妈又说:「珠珠呀!你的哥哥长了胡须,我觉得不好看,你觉得如何呀!」精神恍惚的Jenny说:「啊!」我发觉Jenny在逃避我的眼光。-
-
  妈妈又说:「文仔!你可不可以刮掉胡子呀!既不好看,食饭又不方便,刮掉吧了。」我答:「啊!」整顿晚饭只有妈妈一个人说话,我和Jenny还未适应这个真相,可能我俩不想妈妈担心,所以一直保持沈默。-
-
  妈妈说:「珠珠!你的眼睛红红的,又流眼泪呀!有什麽事呀!」Jenny抹掉泪水说:「没有呀!」妈妈继续追问……我为Jenny辩解:「你煮的洋葱刺激了眼泪出来,你看我的眼睛都红红。」其实我也强忍着泪水。
--
  Jenny起来说:「我要上班!我要走了。」妈妈说:「珠珠!时间尚早呀!」Jenny说:「喔!外面交通挤塞,我先回去,你们慢慢吃。」Jenny没有望我一眼,一直在逃避我的眼光。
-
-   我起来说:「让我送你上班。」妈妈拉着我说:「文仔!不用你送珠珠!你要留下来陪伴我,昨晚一回来就去睡了,今早又出外,无论如何你今晚一定要陪伴我。」我只好看着妹妹离开,妹妹终於在关门前望着我,却一脸无奈。-
-
  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处理我和妹妹的关系。 哎呀!……妈妈实在太多说话跟我说了,可以我只在行尸酒肉,心不在弦。-

-   直到妈妈上床休息,我才可以脱身,我跑出去准备去找Jenny。其实我只是想见到Jenny一面。但是我还是想不通,我如何是好?究竟何去何从?-
-
  我坐上计程车直往机场找Jenny,路上我在沉思,涌现了她是我的妹妹,是铁一般的事实。一幕一幕童年时的画面,又突然出现她跟我激情拥吻,再涌现连在一起时的欢愉,我再次摇头叹息。究竟在稍後的时间当我见到Jenny的时候,我如何说起?哎呀!我向车窗外远望。
--
  我问司机:「司机!刚才是红灯,你都继续行车,很容易发生意外呀!」司机笑说:「不冲不冲还是已经冲,唯有继续向前冲。 停在十字路口就更加危险啦!随时被车撞倒呀!」我即时的反应答司机说:「歪理!」可是我在细想「不冲不冲还是已经冲,唯有继续向前冲。 」的确是歪理。-

-   我终於来到机场了,我准备跑入禁区去找当席的Jenny,可是被守门口的职员和保安阻挠,还发生推撞。-
-
  警卫说:「先生!如果你再闹事,我就扣押你。」此时Jenny跑出来,拉扯着我的手走到一处暗角。-
-
  Jenny说:「哥!你来这里干什麽呀?之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好吗?」我对Jenny说:「怎可以!」Jenny无奈地说:「怎可以又如何?别忘记你是我的亲哥哥来的。」我大声叫嚷:「SO WHAT? I DON‘ T CARE!」Jenny被我的坚持吓了一跳。
--
  我追问:「Jenny!你介意吗?」Jenny的双眼的泪水已经涌出来了,木木的站在我面前。-
-
  我又说:「不冲不冲还是已经冲,唯有继续向前冲。 」可是Jenny仍然未能领略当中的意思,发呆望着我。
--
  我伸出双手扼住她的脸庞,强吻她的嘴唇。Jenny的双手挡住我的胸膛,我勇往直前继续吻着她的嘴唇,我看着睁目的Jenny慢慢闭上眼睛,由抗拒到搂抱着我,跟我来个激情的拥吻,配合我的动作,就让我俩兄妹携嘴向前冲,打破世俗的框框,两舌已经交缠没有人可以将我们分开。-
-
  突然妹妹将我推开,拖着我的手向前跑,穿过多条走廊,推开房门,看到一个身穿白袍的女人,再走入其一间房间,妹妹把门关上上锁。-
-
  这里相信是机场的医疗室,妹妹已经急不及待脱下制服,我也激情起来,将裤子脱下来,默契地拥抱起来激吻,互相搓揉对方的性器官,我俩相拥在病房的床上,互相抚摸。
-
-   激情令我俩兴奋,不用多说只有用身体来做……爱。-

-   我已经将我的阳具送进妹妹的嘴里,含燃吧!取你的所需。-

-   呀!舒服!……我要……我将我的阳具插在伏在床上的妹妹的小穴。我再一次跟妹妹连在一起,再不分你我,二合为一,激情令我兴奋,我拚命抽插。-
-
  眯眼的Jenny呻吟起来:「喔!……」我拉着她的手互动地抽插,携手向前冲过红色的交通灯号,虽然我和妹妹只是曾经做爱一次,但好像生来就懂得配合,她已经坐在我的上面,吞吐我的阳具。-

-   销魂的呻吟没有停,令我产生莫名的兴奋。妹妹弯身向後,扼着我的小腿继续摆动身体与我交合。-

-   我俩已经完全投入性慾的世界,无惧别人的眼光,继续享受此刻的激情。-
-
  我将妹妹放下来,我扼住她的双脚,继续让我的阳具穿梭她的嫩穴。-
-
  销魂的呻吟振动空间:「喔!……」爱是不会停,要继续抽插,享受擦穴的快感。-

-   妹妹的呻吟已经到极点,只有用疯狂来形容,发出了高潮的呼唤,我也到了激情的极地。-

-   呀!我俩的咆哮已经惊为人知,激情令我不愿分离,再次内射给妹妹……【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