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为了事业,只能牺牲老婆!(上)
为了事业,只能牺牲老婆!(上)
我是银行学校毕业后参加工作的,因为我们夫妻两口子都没有什么社会背景,所以我一直在我们这个城市的市银行中心支行下面的一个小储蓄所里面当一名普通的出纳员,快38岁了,工作上一点也不顺利。妻子今年也34岁了,她人长得清秀大方比较漂亮,曾经有许多男人追求过她,她现在在一家个体小公司做文员工作,工资也不是很高。
-  -
  和我年龄大小相近的许多人模狗样的恶毒无耻的男人现在已经在领导岗位上了,他们有的在市政府里面、有的在市委里面、有的在其它的行业机关里面做官,他们有的送钱买官、有的送女人换官、有的是通过人情关系要官,不管是用什么方式得到官位,总之他们几乎全部是依靠了卑鄙可耻的手段才得到了今天的官位。唉!我现在已经这把年龄了,再不想点办法去当官这一辈子就算完了,唉!想着想着,我的心里就发酸发困了,眼泪也无法控制了。难道我这一辈子就这样碌碌无为地混下去呀吗?难道我就让那些卑鄙小人臭训我说我无能说我没有出息活一辈子呀吗?难道那些卑鄙小人、人模狗样的恶毒无耻男人用了卑鄙可耻的手段后得到了今天的官位就是他们有出息就是他们有能力吗?-
  -
  唉!现在这个社会真他妈的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当你有权有钱有势了,别人就立即会把你吹上天,说你有能力,说你有才干,说你有智慧,说你有出息,说你有开拓精神,说你是优秀党员,说你是优秀青年。-
  
-  当你没权没钱没势的时候,别人就立即会把你踩入地缝里,说你没能力,说你没才干,说你没智慧,说你没出息,说你没开拓精神,说你是不合格党员,说你是窝囊青年。
-  
-  唉!这他妈的现在这个社会究竟是什么世道呀!唉!终于使我想起来了鲁迅的一句话:“沉默呀!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  我悲伤了一阵子以后,想了又想,突然想起了一个好机会:最近我们银行机关里面有点人事变动,有一个科长位置空缺。我感觉到机会来到了,我蠢蠢欲动想赢得这个机会,错过了这次,不知道下次又是什么时候了。-
  -
  于是,我回家和妻子商量,想赢得这个职位。妻子说,那就找找行里的领导,给他们送点礼,看看是不是有希望。我自己也知道,这年头没有关系,光有能力一点用都没有。
-  -
  我知道银行机关里面的行长兼党委书记是张子龙,他在银行机关里是党政一手抓,一个人说了算呀!张行长一定能帮上自己忙,他在行里是党政一手抓的老领导了,他决定的任何事情谁也不敢反对呀!这些年来他一直做领导,也捞了不少的钱,我给他送礼和送钱全被拒绝了,而且张行长对我也很出奇的关心,一再找我谈话,说我很有希望,每次谈到关键的时候都把话题总往我妻子身上引,我妻子现在虽然是中年妇女了身体有点胖了,但是她胖了以后显得更加丰满更加性感迷人,有着少妇特有的成熟美丽和性感韵味,许多男人见她后就想和她开玩笑,张行长总喜欢把话题往我妻子身上引,我就隐隐约约知道他要干什么,和要发生什么。-
  
-  我妻子见过这个张行长一次,有一回我妻子去我单位,刚好我不在,就是张行长让我妻子在他的行长办公室等我的,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对我妻子有了什么想法,被我妻子的文静、贤淑、窈窕、漂亮所吸引。她后来说,对他的感觉就年纪大点,也很和蔼,别的就没什么印象了。-
  -
  昨天晚上有一个市政府某局的局长宴请张行长,张行长要我陪他一同去赴宴,我就只好陪张行长一同去了一个五星级的高级酒店,在宴席上,我和张行长一同陪着政府里面的官员喝酒,十几杯茅台酒下肚以后,我、张行长以及宴席上的其他人员都好象有点喝醉了,就没有喝了,接着我们每人喝了一碗鲍翅汤,之后每人又喝了一碗人参燕窝汤,宴席结束以后,我们又一同去了一个高级娱乐场所,那里是狂热的艳舞表演演唱会,每天晚上都有演出,是这个城市有名的三级艳情表演场所,里面的美女非常性感非常火暴,表演的内容有脱衣舞、三点式、人体艺术、人体绘画、东北二人转、调情舞蹈、调情相声、调情小品、调情唱歌等。这里的美女演员非常漂亮也非常开放,消费也很高,只要你出钱他就可以陪你睡上一夜,保你晚上一定满意,不满意她们就可以不收钱。
-  
-  我们分别被安排在不同的座位上观看艳舞演出,我和张行长被安排在一起临近的座位上,可以互相说话谈闲,张行长向我介绍着说,这里的美女演员她们既漂亮又开放,只要你出钱选择上其中的那一位,她就可以陪你睡上一夜,保你晚上一定满意。-
  
-  又过了片刻之后,可能是张行长借着酒劲假装醉吧,总把话题引到了我老婆身上了。说我老婆怎么怎么漂亮,气质怎么怎么好,比他家的黄脸婆强多了,他要是有这样一个女人就好了,他说,你要是能让我和你妻子睡上一次,这个科长的位置就是你的了。当时我很生气,但也不敢发作,因为我还要依靠这个党政一手抓、一人说了算的老领导、我的上司呢,表面上我还得笑脸陪着他奉承他,点头卡腰巴结他。
-  -
  回家后借着酒精的作用,我流着泪对妻子说张行长喜欢你,如果我要当上这个科长,就要你拿身体去换……她听了默不作声,她看着我躲闪的眼神心里也隐约知道我的意思。她也知道象我这样一个没有社会背景的、很平凡的男人为了事业出此下策是很无奈很痛苦的,而作为一个妻子她又能做什么呢……-
  
-  第二天早晨我在去上班,她在我刚要出门的时候,对我说:“那就过几天请他来家吃饭吧。”
-  
-  以后的几天,我沉浸在羞辱的旁徨中,我恨我无能,恨我不得不去让自己心爱的漂亮妻子去接受另一个男人。这几天妻子因为产生对性的胆怯和厌恶而拒绝了我的性要求,这也算是对我流露出的怨恨和不满吧。-
  -
  这天是周末,妻子起的很晚,看来她这几天一直也没有睡好,她起来后,我催促她去点买菜回来,说今天张行长来家里吃饭,让她好好露露手艺。看得出她很不情愿的出去买菜了,在她出门的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我的心在流血,无尽的羞辱使我失落身竭,我在一次次的问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啊?-
  
-  晚饭时,我们夫妻陪着张行长喝酒,张行长眼睛直直的盯着我妻子,对她有说有笑,而妻却看着我,我的头一直底着不敢正视妻子的眼睛。妻子带着4岁的女儿匆匆吃了点饭就回房哄她睡觉了,女儿在回到房间的时候忽然问:妈妈,那个胖伯伯干嘛老看你呀!妻子呆呆的看着她天真带着关心的脸,窘迫的无言以对。是呀,张行长都50多了,可以做女儿的爷爷了。-
  
-  我和张行长吃过晚饭已经是快10点了,张行长也喝了不少的酒。于是我提出让张行长留下来休息休息,张行长也是觉得喝了不少。我让妻子把我俩的房间收拾了一下,让张行长在我们夫妻的卧室休息休息,我趁着张行长没看见,把两个避孕套递给了妻子,她接过去,绝望的把眼神转移开了,她心理知道今天晚上,她是不可能再为一个男人守住身子了,再过会儿她的身体就在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了。-
  
-  我说:“张行长,你先回房休息,一会我让她沏杯浓茶给你送进醒醒酒,张行长笑眯眯的摇晃着他那肥胖的身体,走进了我们夫妻的卧室,这时我的心象被针扎了痛,我的心在流血。”-
  -
  张行长进了我们卧室,妻子在洗手间一边梳洗一边犹豫,我不忍心的搂着妻子,关上门吻她。当我摸到她的乳房的时候,她推开了我的手,告诉我说,我该去了。她还安慰我,让我不要太为她担心,也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其实我们心理都明白将要发生的一切。
-  
-  妻子走进女儿卧室,对她说妈妈和伯伯谈点事,让爸爸陪你,给你讲故事好吗?女儿乖乖的点点头。妻子经过我们家的客厅时,她犹豫的停了下来回过头看到我站在那里,正用茫然和失落的眼神看着她。这时她转身向我走了几步,可是突然她又停了下来,我知道,她可能是有点后悔了,她现在的心里可能正一遍一遍的问自己:真的要让自己去接受这样的委屈吗?真的要让自己忍受这样的屈辱吗?我真的不知道她现在在想着什么,也可能是在想,老公在单位干了那么多年,一直得不到提升。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靠关系往上爬,内心也是一定难受极了。她看到我失落和痛苦的表情,那又何尝不是屈辱?为了我,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的。她无奈的低下了头,不敢再去面对我的眼睛。她也很清楚我此时内心的矛盾,她心里何尝又不是在流泪,在滴血呢?
-  -
  她转过身,轻轻的叹了口气,声音很小,小的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妻子带着怨恨走向那个会给我们带来羞辱的房间,那里曾是我们的爱巢啊,但是现在……
-  -
  在房间门口,她轻轻的敲了一下门,看着她自己映在门上的身影。
-  -
  此刻,她穿着浅白色的八分裤,上身也是浅色的半袖短衫,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胸罩,而此时的这身装束,也衬托着她皮肤更加白皙。-
  
-  这时,房间的门开了。张行长把她让进房间。她迟疑着,但还是走了进去。门关上的刹那,她回过头来,正好和我的眼神相对着,我痴痴的望着她,她的思想停滞了,感到心慌得没有了知觉。令我们耻辱的房门被关上了,接着是门锁插销的声音。这时的我站在那里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我的眼角落下。-
  
-  进了房间她心里更紧张。虽然这是自己的家,但是此时,却要在这里面对另外一个男人。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她还在想,怎么面对这尴尬的场面呢?虽然她也是30多岁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女人了,对于性也不再避讳羞涩。可是这样的情形她又能怎样去面对……-
  
-  张行长也看出了她的紧张,但是他毕竟是个有经验的男人。“弟妹,坐会儿吧!”说着拉着我妻子手做到沙发上,妻子感到被他拉的手冰凉冰凉的,张行长也在边上紧挨着她坐了下来。-
  -
  “弟妹,你放心,这次提人的事情,我一定帮忙的,那还不就是我一句话的事啊,你就放心好了!”
-  
-  “太谢谢你了,张行长。”“谢什么呀,你老公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真是有福气啊。弟妹,你真是太美了!”“是吗?”妻子轻轻的回道,不自然的看了张行长一眼。-
  -
  他把手放到了妻子的腿上。妻子的身体害怕的颤傈了一下,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张行长隔着裤子的手指在妻子腿上摸着。很薄八分裤可能让他感觉到大腿的弹性同时也给妻子的身体传送着一阵阵的颤慑。
-  
-  刚刚进入房间的时候,妻子还很紧张,不知道张行长会对自己做什么样的性变态行为,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这份羞辱,但是现在似乎没有想像得那么可怕。张行长只是让妻子坐在身边,漫不经心的抚摸妻子的大腿而已。根本没有进一步举动。妻子的内心开始平静,一声不吭的任由张行长抚摸。也许此时的他们都在想着各自的心思,需要的是这种平静吧。
-  
-  过了很久,张行长的手停了下来,离开了妻子的大腿。
-  
-  妻子心里一紧,知道事情不会到结束的。-
  -
  “我想要你!想占有你的身体”张行长的突然变得呼吸粗重。随即,妻子被他揽住了腰,一只大手放到了妻子的乳房上。隔着衣服用力的揉压起来。妻子咬着嘴唇喘息着,妻子本能的用手按住了那只手,不让他继续搓揉自己。
-  -
  从来没有让我以外的男人碰过一下自己身体,今天居然在自己的家里,自己的卧室,被自己老公的请来的老男人又搓又揉,不能想象下面还要被他怎样……-
  -
  张行长看着脸色绯红的妻子,不满的问道,“不愿意吗?”
-  
-  妻子违心的解释说:“不是的,是我不习惯,感觉好怪。”
-  -
  “没关系的。”张行长一边说,一边又开始用力的搓揉起来。妻子知道再阻止也没有意义,反而可能会弄得人家不高兴,何况他摸都摸了,于是妻子慢慢的松开了手,绝望的闭上眼睛,身体靠在沙发背上。-
  
-  张行长的动作越来越粗暴。妻子感觉自己的乳房被捏疼了。妻子被他把放倒在沙发上,头陷在沙发里,感到自己的乳房在被他用力撕捏着。
-  
-  “你的奶子真大,比我家的黄脸婆的丰满多了。”张行长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解开了妻子的衣服,接着把妻子胸罩往上一推,妻子一对白嫩的大乳房完全暴露在这个老男人的面前。紧接着,张行长的手开始颤抖,妻子在心里用力抗拒着已经肿胀的令自己羞耻的乳头,因为尴尬,把头扭向了里面,不敢看着张行长的脸。-
  
-  张行长越来越兴奋,动作更加粗鲁,很快妻子的胸罩被扯掉了,他抬起妻子的腿,脱掉妻子的袜子,接着他解开妻子的腰带扒掉了她了的裤子,随手拉下了内裤,妻子羞辱的配合着抬起臀部,她知道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拒绝已经没有意义了,只有顺从,老公今后还要倚仗这个老男人,今晚我就是这个男人的了。
-  -
  妻子裸露在他的眼前,他的眼睛被妻子白皙的身体吸引住了,他惊讶的发现,妻子竟是个没有阴毛的女人。-
  -
  妻子看了一下张行长,只见他正在脱衣服。人到中年的张主任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妻子看到他身体上长满了黑毛,下面的那个东西很长,已经变得很硬了。-
  -
  他一把将妻子抱起来放到床上,他用力分开了妻子的洁白修长的双腿,急急忙忙的握住自己的阴茎往上戴避孕套,妻子低声说:“不要戴了吧,我要给你最高的奖励,我和老公从来都是带套的。带套以后做起来感觉不好!”。-
  -
  他听了,表情很惊讶也很高兴,但是还是感激的对妻子笑笑说,谢谢你,弟妹。妻子说,没事,只要这次你能帮助我们,你怎么样都可以。张行长说,你放心吧,弟妹,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  -
  妻子闭上了眼睛,她感觉到了他抵在自己阴唇上的阴茎好烫,它象是在浸食着自己的阴唇,妻子知道它一旦分开阴唇进入到自己的身体,这对于自己将意味着什么,可自己却是无能为力,妻子知道自己不会拒绝它了。-
  
-  妻子感到自己阴道里面分泌的体液早就出买了自己,而且流出了许多,阴部被他的阴茎顶着,感到自己的阴唇不自觉地被翻开了,由于过度的紧张,感到自己的阴道还在一下下的挛缩着,他试了几次阴茎都不能进入阴道,他停了停,又试了几次还是不行,他停下来望着我妻子。妻子被刚才的一系列动作弄得不知所措,正愣愣的看着张行长。两个人谁也没有动。
-  
-  妻子的阴唇被他的阴茎刚才的一番拨弄,心里暗暗的在期待他进入自己的身体。妻子用手指握住了他的阴茎引导着他的阴茎龟头来抵在自己的阴道口口上,然后,她抬起腰把阴部贴近他的身体,右腿勾住他的胯部,把左脚搭在他的肩上。
-  
-  他用力向下一插阴茎立即进去了,“哦--”我妻子立即插得长长的舒爽了一口气,他也同时“哦--”一声,他感觉到从妻子的阴道传来他阴茎进入时的温软滑腻的舒爽。
-  -
  妻子也被舒爽得低吟了几声,两手紧抓床单,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
-  
-  张行长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接着张行长开始抽动了起来。妻子咬着嘴唇不敢叫出舒爽之声,手紧紧压在乳房上,不让乳房随着张主任的抽插而晃动。张行长用力的抽插起来,身体的撞击和阴茎对宫颈侵蚀袭来销魂的快感,他更加疯狂更加用力,快感渐渐侵蚀了妻子的身体,妻子终于忍不住在别的男人身体下被搞得舒服、爽快得发出了小声,呻吟出来:“啊--,哦,啊--”-
  
-  此时的我,在客厅里脑海里想起了一句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的妻子只能任由张行长的摆布了。-
  -
  此时的张行长用他那长长的阴茎故意漫漫的,但是很用力很用力的撞击着妻子的子宫。每一次撞击都会使妻子心里无比的紧张,妻子的腿屈辱的张开着,任那根坚硬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肆意冲撞着,搞得舒服、爽快得叫喊着。
-  -
  张行长的手指用力的压着妻子阴蒂,阵阵刺痛带来的刺激让妻子苦不堪言,妻子能清晰的感觉到张行长的阴茎在自己柔软紧闭的阴道里放肆的抽动,它渐渐的诱发妻子的高潮。-
  -
  恍惚中只听见张行长说:“弟妹你的阴道好紧呀!怎么这么多水啊!我好喜欢啊!弟妹,你的小逼真好,让我把你操死吧!”妻子紧张的深吸了一口气。-
  
-  阴蒂传来剧烈的疼痛让妻子难以忍耐,她只有在心里面不断的求着他:“轻一点,轻一点,在这样下去,我真的受不了啊!”-
  
-  张行长粗圆的腰部突然猛的一用力顶了进去,妻子的整个身子被推迟到床里面,“啊—啊—啊—”妻子的泪水夺眶而出,既是疼痛更是伤心,她知道,此时的自己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向他卖身的妓女和婊子,是没有尊严可言的。-
  -
  张行长粗大的阴茎紧紧抵在妻子的宫颈上,他手紧紧的抱着妻子的头,胸脯粗暴的压在她的乳房上面,妻子看到张行长一直紧闭着双眼向上仰着头,在享受着自己的身体给他带来的舒服和快感,而自己此时已经稍微适应了他的阴茎对我子宫的的冲击。
-  -
  他低下头来看着妻子说:“第一次被别的男人在自己的家里玩吧,而且自己的老公还在外面,听着我们做爱的声音,这样是不是很爽啊?”妻子难以面对如此赤裸裸的话语,羞辱的将头扭向了一边。-
  -
  张行长嘿嘿一笑继续的说道:“把你这小美人弄到手可不容易呀,在你的身子里就好象在温泉里呀!你的小骚逼又软又紧还会往里吸呢!”妻子感觉的到张行长的阴茎使自己的阴道很充实。
-  
-  张行长的呼吸急促起来了。张行长用他粗糙的脸在妻子的面颊上轻轻的磨擦,用牙齿轻轻的咬住了妻子的耳垂吻着她的脖子,妻子一直以为这应该是丈夫才能对我做的事,现在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对我做。-
  -
  他接着又说:“你要记住了,从今天往后在这个家里我和你老公一样,可以随时可以玩你!”妻子知道自己的阴道里第一次有了别的男人的阴茎,知道那也是自己不能不接受的男人,现在自己却真真切切的被他压在肥胖的身体下面;知道这个男人接下来会用和自己交合在一起的阴茎互相揉搓,在达到性欲的高潮后将他身体里面的精液注入到自己的身体,射进自己的子宫,这就是他此时要自己的目的---性交,而此刻妻子为了丈夫在和别的在男人性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