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拿走了女上司的心
拿走了女上司的心
这几天心情不好,女上司看着我老是拉着个脸,根据我在国企的经验,我在想肯定过不了多久领导就要找我谈话了,果然没几天,公司老总就叫我去了他的办公室,我们是国营企业,老总对手下员工说话都很客气,老总笑迷迷的看着我,小杜啊,来北京有几个月了吧,习不习惯啊,老总喊我小杜,其实他是70年出身的,比我还小4岁,我心里恨恨的,脸上却堆着笑嘴上说习惯习惯,你们的业务进行的怎么样了,有新的项目吗?
--
  有啊,我把几个跟踪项目一一说来,老总点点头,小杜啊,你们刘科长是个女同志,在对外方面不是很方便,你们要多为她分当一些事情,工作上要多向她请示多向她汇报,那是那是,我赶紧符合着,你是从广东调来的,在工作上有些新的想法新的点子这很好,现在是市场经济,就是要敢想敢干is198,我不是批评你,最近上班时间老是看不见你,就是出去跑业务也要和你们科长说一下啊,我们是国营企业,不是小公司,企业是有纪律的,我今天就不多说你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  我悻悻地回到办公桌前,仔细回味着老总和我说的话,这就算是警告了,他妈的,女人就是麻烦,这个女佬不好对付啊,我看了看我的女上司,她爬在桌前,两眼瞪着电脑,全神贯注好象根本就不知道我刚从老总办公室出来。-

-  我心里好笑,她在床上被老公干is198时会是什么样子,嘴巴里会发出咿咿啊啊的叫声吗?我在大脑里死劲的意淫了女上司  晚上5点快下班时我给女上司打了个电话,我说女上司我想见你,你在哪里?-
-
  她说还在学校,那你过来吧
--
  我们公司在西四环,她们学校在东边国贸桥附近,北京晚上下班到处都睹车,我打了个的士到五棵松地铁口,从那里坐地铁到国贸桥,出了国贸桥往北500米就到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
  当40分钟后我站在女上司面前时她非常惊讶,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我看着她惊讶的表情,感觉她真的好美丽。-
-
  她正在画画,一头黑发被随意的盘起,她在画的油画很大气,有一人多高,画面上是一个中年女人坐在一个石头上,背景还没画好,女人很秀气,有女上司自己的影子,但又不是全有,她在画布上抹了一下就不画了,我说你画啊,我想看你画,她说不行了,光线太暗了,不能画了。-
-
  我说你的油画很有罗中立的风格啊,她听我说到罗中立很是吃惊,你也知道罗中立,我笑笑,他的油画《父亲》可是震撼了我的灵魂啊,82年我才16岁,那时我在一本美术杂志上看到了这幅油画,我看了很久,从心里感觉受到了震撼,好象就是你们四川美院的毕业生画的,有很多,有王川的《再见吧,小路》程棕林的组画《同学》还有一个叫何多芬的,他画的画我也很喜欢。-
-
  女上司看着我,她今天没戴眼镜,一双眼睛非常漂亮,知音啊知音,晚上我请你吃饭我们就在学院的二楼食堂吃了饭,吃完饭,我问女上司晚上还有事吗?她说没有,晚上听你安排,我说好。-
-
  我们打了个的士,来到了一家宾馆,进门后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女上司抱在了怀里,她的身材很适合我,我把她放到床上,在她脸上、嘴上亲了起来,我解开了她的衣服,双手在她的乳房上揉搓着,女上司顺从地配合着我,过了一会,女上司轻轻地推推我,你去洗个澡吧,我说好,我把衣服脱了个精光,又把女上司拉起来,三下五除二的也把她脱了个精光,我抱起女上司向裕室走去。-
-
  我靠!也是太饥渴了,那天我们一个晚上做了三次,我们一次比一次时间长,一次比一次高潮迭起,直到最后我被搞的筋疲力尽。-

-  我看着在我身体下面的女上司快乐的呻吟着,看着她兴奋地扭动着躯体,我想起了我和女上司第一次见面的画面,想起她刚才在学院画画时认真工作的样子,我幻想着女上司穿着职业装站在课堂里给学生上课的场景,我想任何女人只有在做爱的时候才显得最原始最可爱吧!我又想起了我的女上司,她在床上一定也是这个样子吧。-
-
  我越想越兴奋,我把女上司的双腿向两边拔开,她的私密处就在我眼前暴露无疑了,整个人就向一个大大的八字,女人只有这个时候才对眼前的男人从心里不设防了,呵呵,我想这就算是征服了吧。
-
-  征服了女上司,我和女上司说话也随意了起来,我趟在床上边抽烟边说,我有几个问题不明白,女上司趴在我怀里,一边用手抚摸我的两个小豆豆,一边亲添着我的胸毛,顺便说一下,我的胸部长满了胸毛,我老婆一点都不喜欢,而女上司却对那片黑呼呼的胸毛非常感兴趣,就象我对她的脚和腿感兴趣一样,你在北京还有没有像我这样的男朋友女上司看着我,眼里充满了爱怜,宝贝我实话告诉你,你是我一生中第二个男人,我的第一个男人2000年时已经去世了,我现在是个自由的女人,还有我的前30年是在四川度过的,也许后30年将和这个城市联系起来,我将会是个标准的北京女人。
-
-  我靠!看了女上司一眼,我向空中吐了个大大的烟圈。